Categories
上班下班

年关近事情多

年关将近的一周,总觉得太所事情要做,也做不完。

台湾的艺术家杂志撰稿人来,把深圳的一些艺术建筑朋友都串到了一起,话题自然离不开双年展。周二晚聚会得到的华侨城创意园二期今年可以清理出来的信息,周三与主管市长汇报双年展工作时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和兴趣,回来老板就让我落实。今天向侨城透露意向,告知年后厂房租期信息清理出来再碰头。老板听了不满意,要节前解决。于是再去沟通,下午终于反馈回上万平米厂房11月能到期清理出来的情况。呵呵,莫非双年展与华侨城还要再续前缘?

与香港民政局联络的事,市政府政务处给指了路,看来也要等年后再行动了。而要求成立组委会召开决策会议的报告,需要文化机构联名上报,也只能等年后再提交市政府了。

本来要把老库三月份到深圳的行程与光明新城评标研讨拉到一起,无奈一周的差距如何也调整不过来,只能光明活动之后再让老库给我们当当adviser了。忽然想起老马来,这几天也在摧老马整一份更具体的策展方案供选择,何不建议他到时也一起来? 业务上还有很多研究项目要扫荡,下午的技术委员会,三个项目过了两个。我觉得最迫切的一些建章立制的事情却毫无进展。

想到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就心急头痛。哥哥邀请我回去过年团聚,很奇怪到这时候了我还早晚忙得不着家。居小城、有寒假的他,哪能想象我在深圳命苦不能怪政府的这种无奈。我想要回只能初一再回,他还觉得赶不上年三十就别赶了。身边的人都觉得我人情淡,我也只能承认。人各有志,选择的生活就不同。我有太多的事情想做,无法象上亿人为一顿除夕年饭千里奔波。我顾不上这些节庆人情了,说心里话,我更愿意被遗忘在某个角落,物我两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