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生活

月圆

有时候情绪会莫名地变差,搞不清原因。

晚上本来是参加雕塑院组织的聚会,但临到时间要确认时发现聚会已经推迟我却没有接到通知,而电话那头雕塑院的老夏竭力拦截,实在推托不过,只好将错就错,参加了一次雕塑院的年终“家宴”,并碰到了来关山月美术馆安装雕塑的傅中望。

人生有很多将错就错,因为与预期不同,需要调整和说服自己。在犹犹豫豫磨磨叽叽的赴宴路上,看到那轮满月,悬在莲花山上,发着暗哑的昏光。那时正是六点三刻的光景,月亮像刚从黄泥潭上捞起来,除了大而圆,没有可以和街灯车灯相比的光芒。 吃完饭回到办公楼,月亮已经升至半空,依旧是圆的,只是变白也变小了一些。 等我走时,已经很晚。我打开车窗,想再看一看月亮,可前后左右始终看不到。因为这时候,月在中天。 不由想起弘一法师的偈句:天心月圆。悲欣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