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又见老库

老库与深交所合同签了。第一次向合同业主汇报方案,顺便来我们这里坐坐。 我约了我们的头儿,和老库聊了一刻钟,然后回到我的部门详谈。

从1995年就关注珠三角的老库,今后一段时间里按合同基本上每月要来深圳一次,我们头儿向他发出了给大家讲演和参加深圳双年展的邀请,我也向他提及了光明新城活动。他是一个头脑和语言都很清晰的人,对进一步参与深圳城市规划表示了兴趣。

对于业主提出加高塔楼后退深南路留出更大广场的要求,老库也直言不讳,说这样更高更中心更标志,当然更中他的下怀。老库还是太自我甚至自私了。他明知我们要维护中心区城市设计的整体秩序,反对深南大道的大退线,希望有更完整的内向公共空间为建筑群体所共享。他上次也说土地相对于建筑太大了,同意我们希望土地能集约和可持续发展的想法,并在北侧留出了完整的共享花园。但这次老库要食言,要食独食,要像抗日电影里的鬼子汉奸吃包子只吃馅不吃皮一样挥霍掉这块4公顷的土地,想在地块中心建起他的空中楼阁。 老库就是老库,一如他一米八九的身高,他就是要鹤立独行。

老库脑门尖耸,双耳招风,牛眼鹰鼻,嘴角下吊。说实在的,我仔细观察老库脸相,真的很像阎罗下面的小鬼。粤港之人叫老外作鬼佬,用在老库身上,是有一定道理的。 老库就是Rem Koolh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