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工作酒

有这么一样东西—— 喜欢的人会想办法让别人多得,不喜欢的人也会多得或想办法让别人多得。 表达敬意是它,表示惩罚也是它。 高兴的时候不会缺少,难过的时候也不会缺少。 这样奇怪和矛盾的东西就是酒。 年头年尾,酒席就多了起来。于我而言,麻烦也就多起来。

昨晚去宝安,明晚去龙岗,都是工作酒。为了这席酒,夜晚摸进宝安,看到由厂房改造的顺电商场将所在的街区档次品位一下子提升了好多级。穿过第一次进入的宝安区政府,发现里头的高大中庭、环形走廊和封闭的白墙小间办公室太像冰冷的旅馆。直到食堂部分,中庭小了,墙壁有了木头,感觉才好一些。

照例是轮番轰炸,交叉火力,捉对厮杀。地方上的人都是酒精考验过,而且富有沙场作战经验,集中优势兵力围攻我们的头儿。有人忙着勤王救驾,有人忙着动员兵力。我成为一位在后方独善其身的女干部的前线动员对象。一再的劝说让我心烦,为了彻底摆脱,我突然冒了一句:我到这个机构是来工作的,不是来喝酒的。

很多人愣住了。我是多么扫兴的一个人,又有很多人会觉得受到我的伤害了,原本我只是不希望受到酒精的伤害而已。我总觉得,在中国人的饭桌上,不喝酒的人总是遭到爱喝酒和爱起哄的人的绑架,这是多么不公平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