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读书看报上网

读书和城市交通方式

前两天休息,在儿子朝南的房间晒暖暖的冬日,不经意看到他书架上有本《没有国家的人》。

我翻起这本不知道什么时候给谁买的书(因为儿子后来说他已经看过了)。冯内古特,挺逗的老家伙,说起那个拍他后背鼓励他是男人就要上战场的大叔叔时心里恨不得杀人,却常常记得另外一个小叔叔的幸福宣言。那位小叔叔经常在大家相聚于苹果树下家长里短闲聊时提醒大家:如果这不是幸福,还有什么是幸福呢!

我很有感触,于是把在冬日午后读书读得有些迷离恍惚而别人正在上班的那一刻当成了幸福,把那两天的呕吐、辟谷和休息当成了幸福,把追忆流年似水当成了幸福。这种幸福感是那样的强烈,以致于我一个人躺在被窝里,忍不住大声地笑出来,将隔壁的家人都惊起,以为我的病严重了。

有了时间可以巡视书架,发现好久没看《读书》了。有多久呢?一算两年多了。为什么呢?很久之前,也有七年多吧,我每天都是步行到建艺大厦上班。在经过振兴路与燕南路的街角书报亭时,我会在周四买一份《南方周末》,偶尔买一本《读者》,按月买一本《读书》。如果和儿子经过,也许会让他挑一本《武器》、《军事博览》或《国家地理》什么的。那位潮州口音的大姐,跟我都熟了,有时候差点零钱,不是算了就是说下次吧。她也知道了我的习惯,不会将书放在塑料袋里递给我,因为我总是喜欢直接把书报拿在手里走掉。 04年7月份起,我转到了香蜜湖的规划大厦上班,每天开车往返,就再没有在街上买报刊的机会。我也想不起去邮局,而且,我最烦开车去邮局,邮局的规划一般也不会准备停车位。

冯内古特有滋有味地描写了他如何上街排队买邮票再到邮局称邮件最后邮件投入青蛙信筒口发出“呱”一声的过程,自得其乐于给自己的老打字秘书寄三页稿子所派生的乐趣。

这个反对汽车与科技新生事物的勒德分子,他担忧的事情一点儿也没有改变。现在,交通方式也在改变我的读书趣味。原来整日瞎忙也没在意,现在想想,倒是应该做点儿什么改变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