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生活

余震

26日晚台湾地震,当时没有感觉。次日晚我的胃发生了余震,感觉强烈。

地壳下的变化很难察觉,但皮囊里的变化还是很容易察觉。先是上午开会时逐渐发冷,到中饭填装速度和数量开始打折扣,下午碰到蔡屋围村领导跑来以妨碍其补偿住宅布局间距为由反对设置社区活动场地,我的发冷转成了发火。我实在是精神不济,本来想早回休息,连部门间的晚上联欢也请假了,但答应当天寄出一个快件给别人申请学校,于是就等着快递公司来收件。不想这一等,就从下午三点多等到将近八点,我打了无数次的催促电话,几次达到沸点状态,想不通在最需要休息的时候,居然被这样的小事所羁绊和折磨。

当我昏昏沉沉回到家,抖抖索索将一碗米饭兑着水冲下去,赶着蒙头大睡时,板块运动开始了。来自深处的一股力量,制造了前所未有的喷发。一连三次,从中午到晚上的所有填充物,以不可思议的流量和流速,逆流而上,喷射而出。鼻子则象洪灾过后的桥洞,可以清理出许多意外的杂物。

我被这种境况吓坏了,以为系统开始崩溃,身体对长期被不当使用和滥用的反攻倒算终于发生了。我清洗好,也不管肠胃空空如也,迅速躲进昏睡之中,哪管明天天崩地裂。

第二天起来,一直不饿,只喝水,再排走,象个原始腔肠动物。肠胃已经停止工作,不再产生需求,但精神很好,一片澄明淡泊。这真叫我惊奇,我想我是意外撞进了所谓的辟谷状态。 休息两天,看书,晒日头,发呆,慢慢恢复进食,但不知道会不会变成素食主义者。 真是奇妙的余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