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生活

惊梦

好象与家人亲戚在吃饭。端上来的是一盘蒸蛇,但他们似乎已经很熟悉其中门道,并不心急,而是要做一个演示。

一条雄蛇被安置在一条雌蛇上面,让它们的性器相连。雄蛇高昂着头,象高迪的蜥蜴,但鳞片斑驳脱落,一副僵硬的蒸熟状态。可是,奇迹出现了!那雄蛇动了起来,腰部一耸一耸的,骑着下面的蛇,在盘子里一下一下移动。嚇!那蛇是在做爱,姿势象人一样!我异常的惊骇,不断的发问:它们不是被蒸熟了吗?它们是熟的吗?在场的印象里只有岳母和哥哥,他们都不回答我,似乎早就见怪不怪。

我的脚踵忽然有了感觉。天哪!那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游走到我的后面,蛇口掰开成一个大大的钝角,象个夹子夹在我的脚后跟上。我的脚猛地一抖,突然惊醒,感觉到实实在在的被窝,以及刚刚从中消失的蛇,心有余悸。

我辗转反侧,胡思乱想,在孤枕中解析这一梦境的含义,久久不能再睡。恰好前晚一样的独守空房,一样的发生怪梦,令我对生命的神秘提示充满迷惑。

前晚的梦是这样的:我忽然接到一个电话,一个小孩迟迟疑疑对我说他爸爸找我,然后就把电话交给一个大人。原来小孩爸爸是我以前单位的一名司机,他在电话里有气无力,说他得了癌症,生命似乎到了尽头。我安慰他,并且见到了他,拥抱了他变得异常瘦弱的身体。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跟我说这些,也不知道他需要我做什么。这个梦是如此真切,以致在后半夜一直缠绕在我半梦半醒的意识之中。甚至早上上班时,想到这么一个对别人不吉利的梦,我都感到惭愧。 这一年已快到尽头,我的身心状态似乎也到了最低点。这两个梦,似乎和生死爱欲有关,它们到底想告诉我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