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城市研究

光明初现

17日光明新城城市设计概念方案评审,矶崎新带领的五个评委,比较没有悬念地完成了竞赛机构的五进三选择。次日举行研讨会,对竞赛方案以及光明的未来进行了讨论。两天活动下来,又是盯场,又是主持,还得招待,一个字:累! 但还好,几个方案大家反映都有新意,矶崎新也认为是比较多样和创造性的探索,领导专家都很兴奋。

MVRDV的Winy Maas是天才的讲解家。简单的概念,经他的逻辑推演,变得富有说服力。在场的人都听得非常明白和享受,评委连问题都没有。其实他只做了两件事:其一是制定了普通街区在一定面积范围内随意划地以满足各种个性要求的程序,这个游戏的附加规则是用地之间总保持20米退线距离以安排各种街道、绿化和公共空间;其二是在西部茅洲河与东部生态线之间,留出巨大绿地,沿绿地边缘则是高强密度开发带——所谓的公园大道。至于大绿地是600米宽的直线还是任意曲线轮廓,则可作为两个方案供选择。

KHR+APRT也大致是这个思路,中间绿地大都保留,城市分作8个组团,每个组团与绿地的边界是明确的高层开发带,犹如城墙包围内部街区。我首先看到这个方案的模型,对其清晰的结构和大比例的集中绿地还是印象不错。但他们的分散组团被规划评委评价为缺乏新城核心,何况他们还缺乏Miny Maas的演讲魅力,所以在同类方案中首先被PK掉了。

与上述两个方案以绿地边的“长城”高密度开发来消化建筑量争取大绿地的做法不同,奥地利的rpax是将开发量集中在三组巨型高度达300米以上的标志性建筑综合体上,其余则是以“城市地毯”概括的多层高密度街区和偶尔冒头均匀分布如碉楼的高层。

来自伦敦的Studio 8给我们展示了在信息技术和生态农业基础上的新型乌托邦smart city。虽然未来的生活是不可能被规划设计的,但CJ Lim天马行空的未来城市意象(巴别塔般的街道和建筑、空中巴士、在悬空城市下方漫步的光明奶牛以及在田野里摆弄手提电脑的农场职工)还是打动了许多人。

入围的三个方案,都将由汽车主宰交通再由汽车交通主宰城市规划的方法进行了彻底的颠覆。MVRDV的随意街块和Rpax的“城市地毯”都有回到汽车出现之前的城市街区感觉。Studio 8则是直达遥远的城市未来,将公共汽车象索道缆车一样挂在了空中,地面大都留给奶牛和庄稼。大多数方案都被规划背景的专家评价为不注重新城功能定位以及与周边城市的功能配合。可是,这种强调自足和功能混合不恰好就是对以功能分区为核心的现代主义规划的反动吗?不就是对柯布西埃光辉城市的矫正吗?

而唯一按常规规划方法按部就班提交成果的日建设计,尽管其规划及城市工程的经验扎实丰富,但其方案实在不能给人留下什么特别印象。 研讨会有些专家对这个阶段的理想方案如何在下一阶段变成现实方案提出许多担心,这确实要认真对待,谨慎操作好第二阶段。 光明乍现,有待绽放,来掩映光辉城市的余辉以及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