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土木再生

5-12营造计划

今天开会讨论“设计非主流”展览筹备,很有进展。

因为有新面孔,我还是从头介绍这个展览的缘由。5年前汶川大地震震醒了很多人,成为中国NGO元年。深圳、香港两地一些专业者联合起来到灾区帮助规划设计学校。他们深受台湾9 .21大地震后专业界发起结合教育改革的“新校园”运动和建筑师谢英俊与邵族居民“协力造屋”设计实践的影响,提出“土木再生”作为志愿团队名称,在当时的纲领中写到:

这是一项以持续相当长时期来解决问题的社会实践工程,因而“土木再生”不是冲动和应景式的短期行为。

“土木再生”希望通过对本地传统的、当下的以及未来的土木建造方式的反思和探索,来推动一系列的再生,包括:受灾环境的再生,家园、生活和希望的再生,土木资源(包括废墟材料)和适于当地(包括羌、藏等少数民族地区)的建造方式的再生,以及“土木”专业自身的再生。因而“土木再生”不是一种外来和现成的规划建造方式的简单移植或者说入侵。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75adaa0100oed0.html

在为灾区组织“新校园”全国设计竞赛,并帮助设计建设5所小学1所幼儿园后,“土木再生”继续延续并在社会组织管理改革的深圳完成登记,成为“土木再生城乡营造研究所”,兑现着“不是冲动和应景式的短期行为”的承诺。 2011年谢英俊“人民的建筑”香港巡回展期间,我看到香港NGO 机构IDEA组织捐助者、设计师到柬埔寨与受助者、使用者一块儿讨论设计和建造乡村教育设施的展览,于是就有了将不同乡村/边缘设计实践组织一起交流展览的想法。去年底IDEA负责人Robert写信了解到深圳进行展览的可能,促使我提出在5.12地震和土木再生诞生5周年之际进行联合展的计划。考虑到深圳“设计之都”和“志愿者之城”的双重角色,我也希望展览突出设计与创意公益这一交叉领域,并结合今年深港双城双年展“城市边缘”主题,提出“边缘设计”或“设计非主流”的主题。不过需要强调的,这不是一个简单理解为公益活动的展览,而更应该是一个反思设计哲学、机制和方法论的专业展览。只不过,将设计问题开放给公众来参与和协作,本身就是一个专业话题。

听完这个开场介绍,都市实践刘晓都的反应是,为什么非得在5月这么不够两个月的时间里应景地做一个展览?为什么不可以从5月开始一直延伸到双年展举行的12月? Riptide的梁秀枝建议展览可以考虑巡回。钢构企业的邱飞则表示可以赞助物料。这又启发了建筑师张琦在户外搭建临时展览设施的想法。这样一个原先只是突击一次性的展览,逐渐演变为更加开放互动、强调专业研究的包含研讨、展览和传播的计划。在大家重新讨论活动名称并暂时称为“非主流营造”的时候,王一人小伙子一句“5到12月也是纪念5.12的意思”又启发了正在为寻找能准确表达学术主张的名称而头痛的我们,于是,“5-12营造计划”就这么出炉了。

这个计划包括自5月份开始的3-6次的开放研讨,12月份的展览及巡回,以及这一过程中的媒体/自媒体、学术文章及出版物的传播。这一计划始终会保持开放协作来探讨乡村转型、边缘社区改进等需要设计支持同时也需要设计方法变革的课题,并需要继续寻找赞助来支持这一课题计划。

参会者还包括土木再生秘书陈思羽、负责影像记录的志愿者宋晓月。感谢所有参与者和关注者,另外感谢都市实践的工作午餐支持。

刘晓都 “ 5-12营造计划 ” 草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