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诸事不爽

秋冬干燥,肝火也旺。这一周似乎诸事不爽。

先是有一份文件当天加班自觉办完,次日一早却还被人闯到办公室催办。这种步步紧逼的监视令我非常不爽,按耐不住心头火,把来人给骂了回去,重复起快签文件还得罪人的老路。

然后是与信息中心座谈我们的业务需求,由于这方面的进展与我的预期相差太远而且推动很慢,我忍不住口气严厉,脸色严峻,把人家的女部长给说哭了,结下与信息部门的一道梁子。

好不容易排下领导的一次技术审查会,想赶着年底将太多积压的项目清理几个,没想到四个项目居然有三个没通过。虽说是虱子多了不用愁,还可以想开点当这些虱子不长在自己身上——但是,我总归要陪着继续抓下去——始终是不爽!

回来时差还没怎么倒过来时,就已经叫我给领导到都灵申办大运会时走访其他城市作路线计划。做来做去,上面旨意从南欧缩小到意西葡,最后限定在意大利,路线只能跟我刚走过的一样。这也罢了,刚想替人家净看老古董而可惜,没想到部门领导却非让我陪着再走一趟。老天!这对我来说绝对是炒冷饭,可不是回锅肉!而且,我何苦落一个老出国的名,自个不爽,还让别人不爽呢!

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周三下午正上着班,老师来电话,儿子在学校站队,跟人争执,将人家锁骨弄折了。还好人家家长和老师都能宽宏大量正确处理,算是不幸中的幸事。

用了两年多的门卡也在本周不见踪影,搞得我每次都食堂吃饭都要做特别说明和登记。这难道是关于我的饭碗的一个预兆? 一周的不爽郁结在心,周末勉强答应一饭局,想想不如腐败一下,解解胸中块垒。不过我酒不醉人自醉,最后无聊无趣,感觉更加的沮丧和挫折。 其实最不爽的,还是对自己状态和走向的隐隐担忧。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 呜呼!心为形役,腰为米折,发为愁白,使我不得开心颜! 田园将芜胡不归。高楼耸立,车流滚滚,田园既无,何所归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