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意西行之八:毕尔巴鄂

毕尔巴鄂是一个观毕会让你的下巴惊愕的城市。

毕尔巴鄂是因为古根海默博物馆而让我们知道并且不远万里而来的,所以这个西班牙西北边疆的工业城市,可以说是借助一个文化设施特别是文化设施的建筑设计而成名和成功转型的。 我们住在河边的一家香格里拉,去同样是位于河边桥头的古根海姆参观。这个美术馆建筑,实质是立体主义在建筑学上的立体呈现,也是在新结构新材料新技术支持下对传统建筑学基于摆脱地心引力所建立的竖直横平体系的解构,说白了这就是标新立异追求视觉效果采用钛金属板堆砌包裹出来的一件怪物。幸亏毕尔巴鄂老城还是中规中矩,整整齐齐,才衬托出弗朗克.盖里设计的这件外星飞行物砸到这里的新鲜意义。如果是砸在长安街、世纪大道或珠江新城,其轰动效果就差远了,说不定反而被更多更像太空来物的东西给比拼下去甚至淹没了。 美术馆本来是美术作品的容器,如果本身过于追求容器之外的意义,难免会抢了作品的风头,喧宾夺主。其实里面的收藏还是不错的,特别是当代艺术家波伊斯的作品。波伊斯是主张行为观念和社会实践的先锋,很多收藏品都是留有标记的日用品现成品,以及当时的记录照片,如果抱着美术欣赏的想法来,恐怕会看得一头雾水。下面大厅有一组大钢板弯成的迷宫作品可以让大家走近走入去体验,体验被钢铁限制和改变的空间感觉。流动展是非洲当代艺术。原生的非洲艺术其实已经很当代,而且直接启发了欧洲的现代艺术,现在看到的,算作是欧美当代艺术启发回去的非洲当代艺术了吧? 我们趁着西班牙早到的暮色和迟开的晚饭之间的一段时间,特地跑机场一趟,参观西班牙建筑师的航站楼。他是继意大利内维特最能表达混凝土结构之美后,最能表达钢结构美学的建筑师。 晚上在酒店晚餐。碰杯、干杯、交杯,我们将西班牙的红酒一大口一大口地闷下去,在欧洲人面前充分展示了中国人的饮酒文化。架不住老孙的策划和激将,我也被喝醉了。喝到最后的人,甚至把人家的五星级酒店的大堂和玻璃电梯都吐脏了。今后去毕尔巴鄂的中国人如果得不到这家装饰品位很不错的五星酒店的热情接待,千万不要怪人家歧视中国人,那笔账可能要记在我们这拨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