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游

意西行之二:佛罗伦萨两瞥

早上出来,旅馆门前是一片田野。原来我们住在罗马的龙岗。阳光明媚,一切都明媚,在地中海的阳光之下。顺着亚平宁半岛的这只高跟靴子往上,我们要去佛罗伦萨和威尼斯,罗马已跟我们没有关系。 高速公路一路都是田野风光。11月份的意大利原野,光有各色的绿是不够描绘的,深棕、金黄、红褐、黛黑、灰蓝……似乎所有的颜色都被涂抹在原野上,甚至每一棵树上。这分明就是乔尔乔内、提香和达芬奇的调色板,使我这个在亚热带一年四季沉闷单调的绿色浸泡长大的人,对过去总觉得欧洲古典油画中的风景(典型如蒙娜丽萨肖像的背景)不够绿不够真实的疑惑有了答案,也使我那总被文件、会议室、马路和颜色单一的绿化所充塞的视网膜细胞得到了痛快淋漓的调节和滋补。 除了颜色,意大利树木的形状也有别致之处。这里有别致的地中海松树,小时候接受一点修剪,长高达之后真有冠盖如云连绵一片的感觉。还有柱状的柏树,象墨条一样立着。这些形状和颜色,以前以为是画家的夸张,现在才知道人家也是师法自然。

午餐安排在佛罗伦萨进城前,餐馆梧桐环合,黄叶满阶,享受完通心粉、炸鸡块和当地红酒出来,阳光稀疏落在门前寂静的桌椅上,恍然一个佛罗伦萨农家乐呢!

一路商量如何在佛罗伦萨和威尼斯公务之间兼顾,原来试图起早赶路抢出时间的计划根本就不可行,人家法律规定司机一天工作时间不可以超过12小时,多给钱都不行。最后我只好建议分出公务小分队,直接坐火车去威尼斯。其余人坐旅行社大巴看完佛罗伦萨再在威尼斯汇合。 虽然不可细看,瞄一眼这座大名鼎鼎的文艺复兴摇篮总是要的。小山上俯瞰佛罗伦萨,金黄的原野怀抱一片红瓦的城市,红瓦群上鹤立着穹顶大教堂和钟塔市政厅,一座有二层通道的风雨老桥横跨在环绕城市的河流之上。瞭望台上有人弹着热烈的吉他曲,给这幅壮观的城市全景作最好的配乐。

左兜右兜,买完苛刻不便的进城费进得城来,我们分出五人小分队准备坐火车赶在六点前到威尼斯与双年展机构的两位代表会谈。但即使冒着无票上车要罚款的风险,三点二十的火车赶到威尼斯也是六点半之后,威尼斯那边的秘书拒绝了我们托导游转告晚到的歉意。那还能怎么办呢?现在只好从火车站出来,走到浑身斑斓的大教堂(叫鲜花圣母玛丽亚或Duomo,文艺复兴的第一个大穹顶),再通过一条步行街,经过放置大卫雕像(大理石复制品)的市政厅广场(也叫韦奇奥宫Vecchio,或老宫)和严肃的乌菲齐博物馆(里面以文艺复兴油画藏品而著名)柱廊,走到河边,与大部队会合,继续向威尼斯进发。

原以为与佛罗伦萨仅有一眼的缘分,因为我们军团行动的臃肿缓慢和意大利人的严谨苛刻,得以多看了一眼。

这是美第奇的城邦公国,街头巷尾都能找到达芬奇、米开朗琪罗、拉菲尔、但丁的足迹手印,空气里都游荡着文艺复兴的气息。这位被徐志摩叫着翡冷翠的绝代美人,怎可以以这样草草惊艳的两瞥来对待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