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生活

乐趣

四号光明研讨会后的第二天,我和MIT的亚历山大及港大的杜鹃在华侨城OCAT附近吃饭。说到抽烟,喝酒,点菜,我都不会。于是引出关于我的生活缺乏乐趣的问题来。

我问亚历山大有什么建议,他说可以去马杀鸡呀!原来前一晚从光明研讨回来,这位洋爷们被拉去做了一次脚底按摩,开心得象个皇帝,说这辈子还没有人如此厚待过他的双脚。我说你这个建议不行,根据我们的第22条军规,公职人员异性按摩视同嫖娼哪!

亚历山大很诧异,想了想,关心我结婚与否,得到肯定答案之后,没有了建议,只好发出新问题:“那你是不是会通过思想得到乐趣呢?” “也许会吧。”但是,思想可以有乐趣,更多时候却可能是痛苦。何况,人类思考带给自己的乐趣,还不如带给上帝的多! 这么说我真的如此乏味无趣吗?以至于到告别的时候,不止一次,亚历山大总是用劝告我找乐子的话来找乐子。

其实我觉得阅读对我来说应该算做一种乐趣。“红袖添香夜读书”是旧式文人梦,我不奢望。但书里书外,能读到红男绿女、大千世界、奇闻轶事,不也是很好玩的事吗?

能和我分享读书乐趣的,现在是我的儿子。惭愧的是,买回家的很多书,现在是儿子帮我读。如刘心武的红楼揭秘、李敖的有话说、刘力宏的思考中医,更早如苏菲的世界、二战史、另类西方史、黄仁宇的大历史,还有新近的国学几讲、地球是平的、佛寺多少谜等等。

有一天儿子说没有书读,我说你三国水浒封神榜读得太多了,金庸多拉A梦万物简史也读得太多,何不读读中国当代作家?拿出余华苏童,觉得不合适,就给了他一本王小波的沉默大多数。为了尽快让他能穿过沉默的题目直达乐趣,我说你可以先看那只特立独行的猪。结果他看得嘿嘿直乐。过几天翻开他的四年级作文,有了一篇特立独行的猫,让我也读得嘿嘿直乐。

儿子新近的一篇是写我,将我的不修边幅总是将家里搞得乌烟瘴气说了一通,将我的不抽烟不喝酒不赌钱的无趣行为列为“三好”男人,也提到尽管现在我俩无话不说但源于4-6岁时的暴力教育养成的见我如老鼠见猫的微妙关系。最后,由于那天晚餐时他反复跑过来盯着我观察,我莫名其妙只好对他和蔼可亲,在他的文章中我的外观就被描写成了笑眯眯的样子。 他的老师用红字批道:“看起来你爸爸是个有趣的人。”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