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片刻的宁静

上午去《周末画报》的现代传媒集团谈双年展合作事宜,在小接待室等待时,坐在面向深圳湾的桌子前,窗明几净,随手翻阅《生活》中的闲逸文章和精美图片,感觉享受到片刻的宁静。

在求是大厦楼顶望四周,北边是竹子林密集杂乱的住宅区,南边是开阔灰朦的深圳湾,东西则是同样的塔楼一字排开,往下看,则可以俯瞰中间花团簇锦、两侧树木深厚、车流滚滚人行如蚁的深南路。写字楼顶的人,总是能看到与城市道路等地面角度不一样的景观,并且能日复一日看着窗外的土地开出道路长出高楼的过程。我特别想呼吁每个人能记录自己窗外的城市变化,因为这个城市变化实在太快,靠极有限的专业人士从极有限的角度来记录,结果肯定是极其有限的。这件事应该发动所有人,从自己的日常角度,来记录和见证自己日常视野内的城市景观变化。我曾经跟“抓拍城市”的白小刺谈过这个设想,这次上到这栋求是大厦楼顶,再一次感觉到这个设想有实施的必要。

中午大家吃饭,曾参加双年展期间实验音乐晚会组织的旷亮说,深圳再不搞双年展这样的活动,很多年轻人都闷坏了,最后只能选择离开。确实深圳的早期是全国各地人过来,这些年却是人才往外跑。有一个顶级大型的艺术展,至少可以吸引住一些不安分的人,保持和增进这个城市的创新活力。

有人问我未来的深圳应该是什么样的?怎么说呢?我个人希望,也是我想努力的,是如何将这个迅速膨胀扩大的城市重新做小,做回适合人行走和生活的尺度。至少在小的地方,在各种犄角旮旯了,在鱼龙混杂之处,在人能更加从容和自在的环境中,对于城市文化与艺术来说,也更容易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