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理想城市与城市理想

黄金周之后回来上班,因为在周六周日都安排了会议,掐指一算,要连续干十三天不休息,真是吓了一跳。

周五、六在东部的云海山庄与深圳建筑专家开闭门会议讨论《深圳市城市与建筑设计标准准则》的建筑篇章,将华森与深规院的有关内容做了整合,结构逻辑理顺了,强调城市空间的清晰与完整优于建筑形体个性、要建设人性化城市空间尺度的理念和努力也得到与会建筑专家的认同,这是一大进步。从忙碌的闹市跑到东部滨海,我的后半夜失眠的毛病在晚上加班和郊野僻静的双重作用下依然没有改善,五六点钟就听鸟叫、起来看电视、出去远眺渔火摇曳的大海。

昨晚把张永和、杜鹃分别从香港、光明接过来,与规划局双年展的老朋友们好好叙了一晚。

今天上午由MIT、清华、港大、华南理工、深大五个学校带队老师与中规院代表一道,选出了光明新城城市设计的五家竞赛机构。

下午五学校老师学生一起商量了研究课题的分工和合作方式。尽管大家对理想城市的看法有分歧,开完会出来,都说我是理想主义,还十足顽固,怎么打击都改变不了。

我不期望有理想城市,也不觉得自己是个理想主义者。

几天连轴转的忙,经年累月的忙,能坚持着,确实只是想看看,我们是否能找到一些城市空间生成与运作的一些规则,可以将城市造得好一些,空间小一些,人得到更多尊重感觉更加受用一些。 就这么一点想法,不知算不算做城市理想。

有诗为证:城道其修远,求索郊野外。小鸟啼梦早,细浪舔沙怠。夜心多行云,阳台独观海。不见南山影,悠然舒我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