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福冈之三:周详的小

上午在市政厅会议室与城市官员会谈。除了都市整备局都市管理部都市景观室荒川裕司室长来就城市景观进行交流外,应我的要求,福冈市都市整备局都市计划部都市计划课黑木康司课长也被招来。日本人都很周到,找最了解情况的负责人,备着会谈的详细资料过来。

荒川向我详细介绍了已经颁布20年的福冈都市景观条例。这一条例周详到阳台晾衣服的架子如何规定能够避免影响城市景观,也规定了建筑颜色、路边绿化、停车场、垃圾箱的设计标准。这越说越象我们当下想做的城市与建筑设计标准,我终于明白,福冈叫做景观条例的东西,实质上就是城市与建筑设计条例。我们现在要立规矩界定的事情,正是人家二十年前做的事情。

在地域上条例还根据其景观特点的重要性在福冈全市划定了天神、滨海等四个景观指定地区,以便进行重点控制。在大面上,凡超过11层33米高的建筑都要报景观室(则是城市设计处)审批。我的疑问是,这些景观的事情,见仁见智,规定也不是强制性,如何能保证执行?他们告诉我,日本人遵纪守法惯了,既然有了条例,尽管不是强制性,他们也会老实执行,很少愿意挑战政府管理的权威。他们甚至连公交车身的广告都要管,过去规定不许出现人像,最近才放宽。广告设计由专设的审查员3/5通过才能批准。至于公交站亭的设计及其广告的设置,也都要景观室来管理。

为了推行都市景观条例,他们专门设置了景观条例奖,每年奖励景观搞得好的建筑、地区或者设施。今年20周年奖,活动大,所以才有我过来介绍深圳速生城市景观的机缘。

这景观条例和景观奖对我们还是有启发。我们有建筑、规划评优,但还没有对建成的城市局部空间环境评优的。设立城市设计奖对引导、鼓励和检验正确的城市设计做法是有帮助的,尤其在我们的市、区政府及城管部门经常投入巨资进行城市美化运动的情况下。

黑木则介绍了福冈的城市规划。我关心的是城市规划管理中的改功能改容积率问题。虽然福冈总体规划图上对每块地的道路、容积率、用途甚至高度都已标得很清晰,但还是有留下调整的途径:其一通过特定地区的市街地整备规划(可能约等于我们的片区改造详细蓝图);其二是通过综合设计制度来确定达到对城市道路、公共空间作出贡献条件的地块如何增加一定比例的容积率。

因为有感于城中村私人住宅建设的失控,我还问到福冈这方面的经验。原来他们有一个开发许可制度,其中有一条规定,任何地块开发至少达到门前有一条可以通车的路。如果我们当年也有这么一个条件,日后的城中村的膨胀也许不会变成一个消防和密度的问题。

福冈清晰简洁的规划体系和周密的法律制度都值得我们好好学习,那也是他们在三十多年前经济起飞过程中碰到我们今天诸多类似的问题才不断完善起来的。可惜我的时间有限,日文也只能当汉字看,了解的总是不深。

下午的讲座,我结合在福冈的感受,概括二十多年快速发展的深圳实际是一个在各方面做大的过程,而现在,通过不断的反思,准备研究如何做小,将过大的地块、过宽的马路如何做小到象福冈一样适于步行。演讲在市政厅的会议厅,一百来人,以老头为主,也许老人有时间。日本的演讲都事先发提纲和提问表。反馈回来的提问表有十七八张,问题有三四十条,涉及人口构成和密度、建成区面积、水资源、建设资金来源、人性化空间等等问题。演讲90分钟,回答问题30分钟,不多不少,都控制得很准确。

晚上亚洲研究所常务理事村上广志宴请,在我逛过的小巷里的一幢民宅中,店号“稚加荣”。房间是纯粹的日式榻榻米,面积有4*4=16条席子大小。这回没有炕桌底下的凹陷空间伸脚,直坐得我腰酸腿疼,东倒西歪。

出来看见其它要走的客人都拿着一棍子,相互传递,很是纳闷那件东东。仔细观察,原来是用来顺鞋跟,这样穿鞋子时就不用弯腰伸手了。我想他们不愿弯腰是因为腰腿都跪坐僵麻了吧?但这点小处,都有小玩意来解决,可见日本人小得周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