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福冈之二:多样的小

总是笑容可掬的今川浩早上十点半把我从旅馆用的士接到市政府北楼的亚洲研究所,与研究所领导见过面,再拿出印好的日程表跟我详讨,细到这几天每顿饭的时间和东主,让我非常吃惊和不安。这么一个政府研究部门,请我来拉拉深圳洋片,路费住宿管了就行,用得着顿顿作陪吗?我这人最爱瞎逛也最怕耗费别人生命,竟有点承受不起。

中午今川作陪,吃生鱼料理。下午由同学陪着去日本设计那里打个招呼却没遇到熟人,便跑到有大斜坡绿化的Acros大厦里听联合国2006世界安居日在福冈举行的一个创造魅力城市的研讨会,得到福冈在世界最适宜居住城市排第七、南昌代表中国位居世界十大发展最快城市的信息,轮到菲律宾一个女市长演讲时我睡着了。

和同学赵教授跑到一个有顶步行街的咖啡馆里对完明天的演讲稿,下午4点多,开始了我的第二次福冈步行。

大名地区应是原来的贵族聚居地,靠着将军的城堡,但却没有城墙保护。为了自保,这片地区的街道都错开做成丁字路,以便让入侵者晕头转向。建筑有些已经更新成三四层的小楼,间或还能碰见原来低矮的老瓦房,也都维护的很好。难得的是由于土地私有,没有土改和革命,也许已是几百年的土地产权,都能世代相传,也就使得土地的划分方式以及街道网络得以保留。我理解后者,也就是街道空间及尺度,是城市更宝贵的财富。建筑有演替,而街道永在。而从步行年代保留下来的小街道,当然适于步行。街道尺度小之后,因为要考虑行人的近距离观察摩挲,建筑细部也就多了,城市因此充满着多样的惊喜共人们去发现。

晚饭由研究所事务局长与野口诚主任研究员作陪。

街道尺度和土地划分单元保留之后,就强迫新建筑也只能是小建筑,也就强迫建筑师要将小建筑做出彩来。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日本建筑大师都从小建筑起家的道理。而一条百米的小巷,能让20多栋房子并排,新旧杂陈,犄角旮旯特多,细节就丰富,城市空间与生活的多样性就有了。

这些小街小巷,是中国老城市的普遍特征,却与我们很多人的现代化城市意象极不相符,使得官员与规划师们纷纷欲去之而后快。一百米的地块,放在现代规划师手里,也就是一栋符合日照与消防规范但却是十三不靠的大房子,比起这种小带来的多样性,多单调呀!

晚上研究所事务局陶山宴请,他推荐我去看滨海新城。我对四年前来过的新城的印象就是没有人气,所以不感兴趣。我猜测说,正是福冈人在老城的小空间里呆惯了,好不容易有块填海的新地,就可着劲往宽敞里做,能摆一栋房子的地块,不要摆两栋,尽管在老城是要摆几十栋。到头来,新城做大了,也就单调了。大而单调的新城,还能和小而多样的老城争夺人气吗?拉德芳斯是争不过老巴黎的,加纳利码头也是争不过老伦敦的,既然这样,为什么我们不直接把新城空间往小里来规划设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