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生活

失眠

好象是个北极熊出没的地方,眼前一片蓝色的平面,不知道是平静的水面还是泛着冷光的冰面。

我跟谁介绍着情况,说你看远处那个白点不是北极熊吗?正指着,那白点转过来,朝这边疾驰,象快艇或雪橇般平滑流畅。

到了跟前一看,是一大一小两只动物,小的是一只小绵羊,大的是大绵羊吗?在恍惚中将焦点努力集中那大家伙,发现那大脑袋一甩长发飘飘,原来是一只雄狮。我似乎是在二楼栏杆上俯瞰,但二十来米的距离也许太近了,我有必要转身躲避那个大家伙。

我退缩回来,到了梦外的世界,发现是在凌晨五六点钟的卧床上。

是老了么?还是事儿太多。我老处于这种失眠状态。有时候醒来头脑异常的兴奋和清晰,天马行空,胡思乱想。

我可以从一张大床想起刚来深圳住在莲花山安置区宿舍的那些简朴而又充满活力的时间和空间,那些驼色的喷涂墙面总是充满凸凹的阳光,那些简陋的街道总是琳琅地挑动着张罗特区生活的兴奋感,人总是年轻,川菜馆总是好吃而又便宜,发廊总是灯光明亮。

我也会想起专业,觉得有太多的思想火花,有一次还拿纸笔在床上摸索记录,后来看到纸上留下的是一些莫名的词组和公式,而思想已没有踪影。

我也数过羊。实在数不清了,干脆起来看书,看到天亮了,睡意来了,却又要上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