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做事发火,等于恶人

周一,周二,周三,连续三天开会工作到晚上八九点。

这是什么样的机构和工作?如果是突发事情还可以理解,全部是日常业务,涉及繁杂而疏漏的规划体系和管理制度、冗长和低效的规划编制和审批程序,以及陈腐教条的城市观念。我总是怀疑,我这样被官僚体制和无聊的行政事务消耗着,值得吗?

我的脾气由此变坏。周日主动加班签过的文件,被来文机构周一闯到办公室来催促,忙得要死的我气不打一处来,劈头盖脸把人骂回去;开完会七点多,回到办公室,还有人跟过来诉说其国有企业折腾剩最后几块土地改制的事情,拿下岗职工的饭碗来反复唠叨,我终于又是按耐不住冲那位国有企业女书记发了火。 我就这样耗了精力,做了好事,发了脾气,成了恶人。

我怎么这么失态?这么肝火旺盛?是因为事情太多?自己和身边人身体不好?还是修养不够?我是否得象林则徐挂个“制怒”在眼前? 有人羡慕我窗外那几竿竹子,可我也老忘了看。如果能记得多看一眼,也许就没那么多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