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45)昆明分走/书吧聚谈

1990年8月27日(晴) 今天应该是从大理坐卧铺夜班长途车到昆明。我已经忘了,我是否有钱享受这样豪华的卧铺旅行,抑或只是买了张加座票坐着小板凳熬夜到的昆明。在昆明去了那里我也没有印象。好像我们投奔云南省建筑设计院的校友去了,正赶上他们新分配的新生在培训,和我们这副流浪落魄的样子成了对比。在云南晓骋买了到上海单位报到的火车票,我则继续无票上车,混到贵阳找另一位同学。

2006年8月27日(晴) 今天周日,准备写点关于城市规划条例修订的建议,涉及城市规划理论与体系的大改革,题目想得大,写起来困难。下午约李程到物质生活吧聊台北朱铭美术馆的一项室外作品提案。展览题目是“呼风唤雨”,探讨人与自然的关系。我提了三个想法: 其一,《玛尼塔》。想法源于玛尼堆。藏族人将愿望寄托在一块石头上,然后将这些石头堆在野外,栉风沐雨,与自然合而为一。玛尼塔是现代人的玛尼堆,先被金属骨架和金属网限定成约5米高5米直径的空心圆塔形状。处于工业文明的现代人,不能随处捡到石头。这不要紧,除了石头,任何人也可以将他多余的工业制品/非降解腐化和污染的垃圾投入到玛尼塔的金属网壁中,经年累月,通过金属网的限定,由观众垒起一个承接风雨的玛尼塔。参加的观众可以得到一张这件作品的明信片做留念。 其一,《雨虫》,将金属网围成4-5米长的一条肥毛虫形状,外裹毛茸茸的白色材料,由7-8根细微微弯曲的金属管(直径3-4厘米,其中有些就是水管)支到3-4米的空中,这片象云象虫的悬空物体投下一片阴影,有人走到下面大声呼唤时,上面能应声注下水来(声控开关)。这是一个好玩的装置,也在“風-虫-龙-云-雨”之间玩了一把文字转换的小游戏。还有朋友建议在地下装一风扇,下雨同时还有风自下而上,恶搞一下玛丽莲梦露裙裾飞扬的经典场面。 其三,《风雨奏鸣》,做一个4米见方的方亭子,天花与一面墙上分别是镂空的“雨”字和“RAIN”,用若干钢丝连接关键的笔画节点,另两面相对的墙上分别是镂空的“風”字和“WIND”,用若干弧形金属条连接关键的笔画节点。将绷直的钢丝看作弦/凝固的雨,将弧形金属条看作弓/凝固的风,观众摇动弧形金属条/弓/风,撞击摩擦绷直的钢丝/弦/雨,发出各种声响,可以听作风WIND与雨RAIN的奏鸣,也是东西文化的奏鸣。 中间碰到一位朋友加进讨论,她的建议可以命名为《风雨墙》,一幅高约2.5米长约7-8米的墙,由30-40片城市乡村各种建筑物外墙局部(如砖墙、玻璃墙、金属板墙、木板墙、泥墙)在风雨中的特写照片(或者照片烧成的陶瓷片)拼贴而成。这使一幅风雨墙具备了多重墙(此时此地此材料与彼时彼地彼材料相重叠)的意义。 李程则想用废弃的汽车挡风玻璃做一个造型(花或者亭),并让人可以随意涂鸦张贴。 总之喝着下午茶海阔天空想东西还是很惬意的事,不管结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