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40)游泸沽湖/逃调研会

1990年8月22日(晴雨) 一大早搭车去泸沽湖,近一百公里山路。翻过山,透过稀疏的松林,便看见云雾里白色的泸沽湖。湖中有山有岛,倒影很生动,确实是迷人之极。我们在湖边下车,来到清水涟涟的湖边,坐上摩梭人的猪槽船,轻轻荡相湖心。这时中午的天空,云影变幻,不见刺目的日头,暖洋洋的,很舒服的天气。回头看湖岸, 附:泸沽湖摩梭族民居调查: 摩梭人信喇嘛教,家家户户必有经堂。经堂等级最高,必须干净卫生,远离牲圈之类的下屋。一家人的财富都在经堂里头。砖瓦楼房,里面供佛,或者是相片,或者是塑像。摆着银法器,还有高级的毯子,请喇嘛来念经时用。摩梭人有钱就装饰经堂,从经堂可以看出摩梭人的贫富。摩梭人的居室都有固定型制,一般都是坡顶木屋,木墙是用一根根圆木水平向相迭尔称,两墙直角相交处皆出头。一般不开窗,跨过高级膝盖的门槛,是一条狭窄黑暗的夹道。左首一开间,估计是卧室。起居室们与前门并不相对而是错开,因此起居室就显得很隐蔽。这条黑夹道的作用是否在此,不得而知。男人一般都在起居室里呆着,而女人没事就蹲在外面的廊子下,有点女人在外,男人在内的意思?起居室也是一团黑,无窗,靠火塘照明。火塘靠着一侧墙,墙上有神龛,烧火时一定分出几枝柴火放在神龛前燃烧,以祭灶神。火塘上方从屋顶降下一块吊板,既可挡星火四溅,又可以在上面熏烤从泸沽湖捕来的鲜鱼。火塘是居室中心,一家人经常为座四周。火塘可以取暖,照明,可以烤土豆,烧辣椒,可以烧水冲酥油茶,可以支起平底锅煎灰麦饼。起居室里还有一床一灶,里墙有一小门,里头是储藏间。除了起居室,还有卧楼。下面是储藏和牲圈,上面是几间卧室。由经堂、起居室、卧楼围成院落,形状不一。至于神秘有趣的“阿注”婚姻对建筑有何影响,摩梭人回避不说,无从了解。 (一路的日记写到这是嘎然而止,我想是后面越来越累、欠账越来越多的缘故。现在回忆起来,十六年前在泸沽湖还干了些什么呢?印象深刻的有这样几件事: 泸沽湖实在清澈得诱人,我们不固旅途疲劳、海拔过高,在船到湖心时跳下去痛快的游了起来。历来位于高山高原的湖,都爱被比作仙女。和仙女最好的交流,莫过于用身体直接去拥抱。 我们在傍晚时分走近摩梭寨子,看到一些摩梭女人,或坐或站在的内院的走廊上,盯着院子里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雨,沉默无语,百无聊赖。我想在这个以妇女为核心的摩梭社会,她们幸福吗?她们的伴侣只能天黑之后过来相聚,这是她们在这种秋雨黄昏时分倍感寂寥的原因吧? 我们在一户摩梭族人家住下,本来对阿注走婚的浪漫还有些许的期待。但山村的夜晚漆黑一片,山路泥泞,恶犬咆哮,你可以到哪里去找少女的闺楼?还是早点洗洗睡吧。 在一家普米族人家吃饭。大家围着火塘,将土豆、尖椒借炉火烤熟,这就是这户人家和客人的晚餐。) 2006年8月22日(晴) 上午逃掉一个上有主管领导下有同事参加的市领导工业区考察,可以在家休息,很爽。下午去医院拿检查报告,基本都正常,松了一口气。问医生,得到的药方是少吃药多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