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37)德钦中甸/前路未卜

1996年8月19日 坐一天车,下午到中甸,街上的藏族服装已不一样,买点木碗、藏刀、烟斗之类,住下。吃完晚饭,去老城溜达。想不到中甸的藏居这么有意思,大屋顶大挑檐,层层叠叠,鳞次栉比,组成一幅幅曲曲折折、变化丰富的街景。可惜天黑得快,深巷恶犬,令我们不敢留连,蹑手蹑脚溜出来。 附:中甸藏族民居调查: 木构,坡顶缓,进深大,出檐深远。底层架空做牲圈及储藏之用,楼梯在前面正当中,前有走廊。二层正中大厅为起居、炊餐、会客之用。右厢卧室,左开间一窄条为佛堂。建筑构件、门窗细部装饰为一般藏式。 老城建筑布局灵活,朝向不一,有大有小,组合随便。有的有院子,道路曲折交错,自然而成,有空地,过去为自由集市,现已荒废。 2006年8月19日 昨天没去的医院,原本今天去,偏偏9点还安排我去莲花山顶接待参观。我想那就8点到医院,半个小时抽个血就行了吧?到医院一看,候诊的人不少,估计二十分钟轮不到,只好先上莲花山了。没想到参观团晚到近半小时。那些从干爽凉快的西夏银川来的长官们,在山顶平台的朝阳下也无心听什么规划介绍。下得山来,重新回到医院,已是十点多。开了化验单,抽了血,我想该可以吃点东西了吧?不行,还有一项B超,也不让我吃东西,而且排队的人很多。饿得我怒火中烧,到十一点多,吃上牛奶面包,才算缓过来。 我想没事了,到办公室整理这几天没写的博客吧。网络速度巨慢,渐渐感觉脑子也转得慢,趴在桌子上休息时发觉一阵眩晕,低血糖的症状。当年在烈日下饿着肚子画画时,觉得自己活不长久,现在在空调下饿着肚子弄博客,劳神耗时,着急上火,我觉得同样会让我活不长久。原本答应两点多到都市实践新办公室聊点事情,到我开车离开办公室时,正看见刘晓都过来开三点的规划展厅汇报会,我连和他打招呼的力气都没有,赶紧在没有晕倒发生车祸之前,冲到新闻路我知道最近的一家快餐店。 因此这一天一直笼罩在一种低血糖的眩晕之中。 在检查数据出来之前,现在的医生已经很难通过望闻问切来诊病了,有一点让我欣慰的是,在我认为情况严重时,给我接诊的医生说,你只是太紧张了,心理压力大,没那么严重。 她这么说,我顿时轻松很多。转而又想,我压力大么?为工作?为家庭?为人生?我至于把自己弄成这样子么? 我是相信精神压力对人体的影响的,难道在我内心深处,有更大的隐忧,在慢慢摧毁着我的身体? 十六年前的旅行已经三十多天,这段时光重叠,仿佛将现在的我和十六年前打通,一同经历着艰难的旅行和肉体的折磨。我甚至会担心现在的我突然垮掉,走不出这段过去与现在、精神与肉体重叠在一起的旅程。

艰难的旅行。我能坚持到最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