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36)画累盐井/病入膏肓

1990年8月18日(晴) 一早起来找车,没得。便画画。画小镇的早晨,雾霭在村头飘动,女人弯着腰背水,牛叮当叮当走过小街。画完画,匆匆吃点东西上路边,等芒康过来的班车。等得无聊,就画画。画大山,画不好,又画小孩,小孩不肯,便瞎画。画西藏,画西藏的印象和感觉,坐在烈日下,只能拼命往纸上涂鲜颜料。画完后才觉得累,觉得饿得发晕,才知已是下午。我疲软得不想吃东西,坐在荫处喘气。我只有坐在烈日下饿着肚子画画感觉才好,除非以后我不画画,否则我会早死。 四点多才来辆卡车,说芒康那边下雨,班车不来。那只有坐卡车了。离开盐井十几公里,晓骋喊我说看见西藏界碑了。哦,千辛万苦,终于离开西藏进入云南了,我坐在车卡上,累得不想起来看看,连机动都没有力气了。汽车再盘山路上爬行,永远是翻不完的大山。司机收钱,每人十块,大伙帮着我俩讲价,最后只收了半票,千谢万谢。 我们一路坐车住宿,逢价必减,吃饭点菜,一个菜要好几碗饭,可怜巴巴。要不这样,我们恐怕连西藏都出不来。 天黑到云南德钦,突然见到马路楼房,店铺相连,灯火通明,好陌生好新奇,感觉终于回到了城市。同车的几个藏族小伙子请我们吃包子,领我们找到住处,三块钱的房间,干净舒服多了。拿出画的画来,自我陶醉一番,明天上中甸,班车没票了,也得走,好极了。

2006年8月18日(晴) 昨晚一夜都在痛苦中,感觉身体里头正邪交战,五内俱焚,虚汗如雨。本来想上医院,早上也累得没有力气。渐渐歇到下午,才有了精神,去深交所开会,代表专业部门发表对深交所最后两个投标方案的评论意见,最后由城市最高行政长官在各有千秋势均力敌的SOM 和 OMA方案之间大胆果断做出了追求建筑个性的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