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30)然乌劳筋/东湖舒心

1990年8月12日(晴) 吃完饭赶路去然乌,还有四十多公里,刚好一个马拉松全程。 依然是深山峡谷,激流汹涌。路边有紫蓝色的小花,如梦一般开放。上午脚力好,一口气走了二十公里,到八十三道班,刚好有四川地质队支的帐篷在那。他们给我们做面条吃。他们的生活苦,但也有意思,能见别人见不到的风光。他们有枪,还可打猎。他们打过狗熊,上午去打猴子没打到,看来是我们没口福。 歇会上路,双腿已够软的,感觉不到使劲,只是不停地交叉向前。走啊走,走不完的大山永远挡在前面,泻不尽的急流,逝者如斯!我默默念诵孔子教导“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当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苦其心志……”边念边走,还管用。走到一处,激流嘎然而断,上面水平如镜,俨然高山天池。天边有雪峰,水边有雪松,风光特美。再往前,山势渐缓,山谷开阔,我想这该死的山路块走出来了。果然再走一会,水面已成大湖,湖水青青,绿草油油,另一组地质队的帐篷就搭在湖边。我们歇下,特意等他们的晚饭,看看他们的矿石化石,画张画。听说然乌只剩七公里,深受鼓舞。 饭后上路已是黄昏,一会天就黑了。沿湖边拐好几道弯,还不见然乌。都快走不动了,不禁纳闷,这然乌则是子虚乌有的不成?转过山,一粒灯光射来,如如来的圣光,好激动。找到兵站站长,住宿讲个半价,再跑锅炉房洗个热水澡。谢天谢地!一切都还行。

2006年8月12日(晴) 上午刚出发准备去梅林一村接待昆明的同行,同事小张电话过来说有他和管理处接待,我可以考虑不过来。我车头一拐,干脆到办公室去了。 中午约个朋友去重新装修的美术馆看《城市的皮肤》展,发现城市确实成为艺术展偏爱的主题,手机互动作品也多了起来。洪浩的杂物花布还挺有意思,倒影的陶瓷建筑也不错。找保安盖停车章时,我发现他们跟前的作品更好,一组能看到展厅各个角落的监视器,什么时候做个这样的作品放到展厅来展示电子对现代生活的监控,肯定牛。 在面对水库的餐厅,我将自己的内心,放到那城市一隅的山水间,好好洗晾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