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29)流沙涉险/修路较真

1990年8月11日(晴)

天刚亮就赶路,中午到了扎木也则是波密,立即吃饭找车,运气还行,有辆回然乌的军车答应捎我们。 到八十六道班稍过一段,路堵了,大塌方,路基都毁了,流沙不断。道班工也无法干活。军车只好回道班。我们不能等,起码到明天中午才通车。我们背着行李过大流沙,一个大斜面,都是疏松的沙子,下面则是滚滚急流,真害怕。找支木棍往沙子深深一插,弯腰贴着沙面走过去。人一上沙面,几十米的上面纷纷往下滚砂石,还躲闪不了,得往前走,只望上帝保佑别滚块大石头下来。我走过去,然后把棍子仍回给晓骋,两人平安度过险境。这边也堵了好多车,都不肯回头,宁愿干等。 我们头也不回,往前走。四周都是高山叠嶂,谷底急流滔滔,白浪翻卷,咆哮不绝,山谷里回响如雷鸣。已是黄昏,野径人踪绝,我们快步赶路。临行前跟达明要的球鞋现在快不成样子了,右脚老漏沙子,走一会就一鞋沙,跟赤脚走路差不多。 一口气赶了十公里,到八十五道班,道班交通武警给我们煮饭炒菜,美美饱餐一顿。天已黑,不能再赶路,而且听说山里有狗熊。晚上一起聊天,竹卡那边过来个老道班,能言善侃,喝酒猜拳,好热闹。我们挤在一张床上睡时,还听老道班在唱各地民歌,唱得很有味。

2006年8月11日 (晴)

上午去机场开飞行区扩建工程协调会,碰到调到机场扩建办公室的老同事,聊起新机场的发展,我一直对这个横摆在珠江东岸、让所有道路绕开方圆二十多平方公里的庞然大物心存疑虑,看着他们办公室的各种新机场设想图纸和模型,觉得不能只是简单地将一个小航站楼(门前停车大厅登记另外一头登机)的模式无限放大,那样只会让门前停车和大厅放大到失去人性的地步,徒然增加人的步行距离和茫然无助。应该修筑一条横穿机场航站区的地下道路,将航站楼分解成适中规模和最佳流程(地下停车、地面登记登机)的单元式航站,可随发展规模而不断重复生长。地下道路甚至可以有另一个分支连接老航站楼和未来的沿江高速公路。这样的结果使得日后扩大的机场不是仅有一个固定对着东南方深圳市区的明显入口,而是在周边的各条高速公里(广深、沿江、机荷和未来的跨江)快速干道(海滨大道、107国道、宝安大道)从东西南北各个方向都能最直接顺畅的进入到候机航站单元的地下。这样可以将未来的宝安机场置于道路网络高度发达的珠三角地区的十字路口,奠定中心机场的地位。这是上午开的这个与我无关的会议的意外收获。 下午与道路市政人员讨论国家铁路、穗港深城际铁路、地铁2、3号线集中到中心区之后地下空间开发的应对计划,同时协调龙华二线拓展区上塘路在新客站前通与不通的问题。后一个问题实质上是机动车交通优先还是城市生活优先的问题,也则是按某种特定交通方案规划城市,还是给城市提供一个有多种可能性和适应性的街道网络的问题。我的肝火确实太旺,为这种技术问题,与技术人员争得七情上脸咄咄逼人。事后觉得自己真是不够气度和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