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28)由西向东/自上而下

1990年8月10日(晴) 去兵站开票吃完早餐便往八一市里走,在交叉路口找车回拉萨。晓骋忽然想起证件证明还押在兵站没拿,只好又返回。 这大概是天意了。回到兵站便不再想走,先睡一觉,中午蹭一顿饭,吃饱后去搭车去看林芝大柏树。早就听说林芝风光如何美,大柏树如何世界之最,却不曾领略,只是入林芝地界,看见山上树木渐多,快到八一镇,雅鲁藏布江水变得又清又绿,倒有点山清水秀的意思。 下得车来,看见山坡上有一小片柏树林,却不见有哪棵独秀于林、挺拔而出者,不免疑虑大柏树在什么地方。走进林子,才见有一柏树,下围栏杆,想必就是大柏树。不是特别高大,难以相信需十一人合围。我们在那里耍了一会儿,然后上林芝。 小镇依旧,平静,肮脏。我们坐在路边,来了辆卡车,赶紧拦住。一问,到扎木。扎木!老天爷保佑!终于搭到车了。我们跟一帮等了两三天车的藏民一起,坐在车卡的水泥包上,摇来晃去,颠上颠下地上路了。可惜那车老爆胎,千斤顶又不顶用,我们还帮着换胎,顺便看看风景。这一带是林区,有雪松、冷杉,溪流湍急清冷,大山苍翠,还有木房子,挺不错的。晚上只好在松宗住一宿。

2006年8月10日(晴)

上午参加妈湾、赤湾两个地区法定图则的技术委员会审查。两个图则都根据上一层次南山分区规划的人口规模作了居住用地及配套安排,但在污染严重、港口陆域用地缺乏的这一地区,再安排居住被认为是不明智的,其所依据的分区规划也被评价为漏洞百出需要检讨,这就体现了自上而下规划体系的内在弊端和矛盾。 下午代管领导要来部门将过去的研究项目过一下堂,但时间一推再推,从前几天推今天,从上午推下午,从四点多到下班,最后没有结果。这种自上而下管理体系如何变得有效率也是问题。 临下班接到明天去机场开主管市领导主持的飞行区扩建工程协调会,我想不出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只能无奈理解这是自上而下决策体系游戏规则的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