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26)林芝询路/香蜜撞车

1990年8月8日(雨) 熬到天明,雨停了,却更冷得难受。好容易等到司机懒觉睡起,上路了,又得在车卡上吹风。 我们都加钱,让司机直接送到米林。赶紧又找车。问到一辆军车到林芝不远的军营。三个军人正吃饭,马上加要了两碗饭要我们俩跟他们一起吃。吃完饭随军车到军营。正下雨,少尉让我们去宿舍避雨,他们办完事,再一起到林芝八一镇。我们天黑的时候终于走到林芝,才发现这个林芝只是林芝县,其实八一镇就是林芝地区首府了。不过也顺路,便在林芝县住下,准备明天找车向东出西藏。

2006年8月8日(晴) 早上从北环由东往西拐香蜜湖路,大老远就看到车龙,老老实实排在靠右的两个车道。队伍慢得象货柜车过皇岗口岸,左侧的直行车则噌噌的过去,令我心动。不断有动摇分子左摆车头逃脱队伍,我算计着下一个左转路口过于遥远,还是说服自己要耐心。排了20多分钟,到了前面,才发现蠕动缓慢的原因,是那些直行车道的车都在分道口处插队。想到我的早餐就要被这样插飞,我就肝火上升。快到分道口处,我故意稍稍偏左行驶,想断绝后面插队的企图。就在我离分道栏杆一个车位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一辆车斜刺里杀进来,绝对的身手敏捷,一流高手。对不住了哥们,我对着即将从分道栏杆和我的吉普车头之间飞快溜过的汽车后腰直撞过去。嘎然而止的是一辆灰色丰田,司机从后视镜里察看自己后腰的伤情,浅蓝肩上还有黑道——警察!怪不得身手敏捷,撞的就是你!怎么样?打120?这是位挂粤A车牌的警察,他也许明白自己的无理之处,也许公务在身,也许不忍堵死路口,也许不在乎修车费用,头也不敢回,开走了。如果车头能装个伸缩的狼牙棒之类的原始武器,碰到这种情况就更爽了。我甚至有个专利想法:发明一种快速喷涂设备装在车头,在驾驶室里一按,就能在前面的车屁股喷上“SHAMAO”之类你想赠送给对方的词。 上午开会讨论电子政务问题,我的观点是将一切规划业务放在同一虚拟空间——信息中心图形系统来进行,以实现所谓的一张图概念。规划业务信息应以地块为基本单位,建立地块从规划到建设的所有信息档案,就像管理人是以人事档案为基础一样。 中午一个初、高中老同学来访,几年不见,觉得我胡子头发短了,变得循规蹈矩没有个性也不生猛了。我暗地里苦笑:是啊!这不一大早刚从另外一个医学同学那开回药,能生猛吗?个性没了,肝火还是有的,所以还能去撞车。 下午趁工作之余收拾了一下堆积如山的桌面,清理文山会海的排泄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