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 (25) 车卡夜雨/网聊湾景

1990年8月7日(晴) 天刚亮便又上路,沿着雅鲁藏布江,四周山势极是险峻。车子便在这山谷里盘旋回转,道路极险,又曲又窄又不平,一边是陡壁,一边是悬崖,悬崖下是滔滔大江。我们在驾驶室里都坐不住,摇来晃去,东倒西歪,比司机还紧张。西藏的司机是世界最好的司机,凡是在高原上坐过汽车的人都会同意这点。我们的车队冲项大奖,溅起巨大的水花,颠簸着涉过卵石河床,怒吼着爬上岸,在一个村子旁停下休息。司机们烧开水打好酥油茶,又请我们一起喝茶,吃羊肉,吃糌粑,还拿起藏刀和我比剑,摆出扭打的架势,照了相,回去可以夸耀如何在西藏空手斗持刀藏民。 车队继续在雅鲁藏布江河谷的山岭上转圈,转过来转过去,老半天转出来,到了朗县。郎县很小,山岗上露出几幢房子,公路从下面绕过去。等半天,没有车,我便到河边画画。画半天画不好,颜色涂得又厚又腻,感觉画不出来。等我收拾好东西往回走,才觉得饿得不行,头昏眼花,感觉到了一路聚积的疲倦,到现在已是精疲力尽。而且感到恶心,加上画画得不好,更加难受,好像刚才画画用的水粉颜料全让我吞吃下肚子一样,想呕想吐。 晓骋等得无聊,在店里看人杀棋。我要了碗面,忍着饿,慢慢吃下,喝了好几杯茶,也不见有尿。天将黑,车影都没有,便点菜吃饭。忽然又车来,到离米林几公里的伐木场。好歹跟司机说好。我们赶紧吃完饭上车。车卡上颠得很,风又大,今天又累得不行,肚子又刚吃饱,马上便觉得难受得不行。忍了好久,还是“哇”地一声吐了出来,里头的青椒肉丝还是辣的。吐了两口,感觉便好了。这时天已黑,而且下起雨来。我们蹲在半角帆布下,冻得发抖。车子不知到了什么地方停下,司机跑藏民家里去了。驾驶室也锁着,不让我们进去。只好在车卡里过夜了。找个角落蹲好,没有衣服了,只好披着塑料雨衣遮寒。我蹲着,双手抱着膝盖,头歪在膝盖上打盹,全身缩成一团,觉得自己象一只孤单可怜的小鸡在过夜。也睡不着,听雨打帆布淅淅沥沥,不是还得把那半角帆布的积水顶一顶,倒出一些。

2006年8月7日(晴) 上午通过网络会议与美国SWA公司讨论了深圳湾滨海休闲带西部通道段的景观方案设计,提出生态节能(考虑地方气候及材料、雨水阳光及风的利用等)、历史文化(收集废弃岸边的蚝壳、养蚝的竹排、木船来做为造景素材讲述此地海岸故事)、弹性建设(在使用中根据变化的需求随时调整方案增减服务设施)三原则。下午无正式会,见客,干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