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24)雍布拉康/修养生息

1990年8月6日(晴) 一早往山南赶,又跟藏民挤卡车,到桑耶寺渡口,刚好有渡船过江。可是渡船有去无回,想当天下午回来,就得自己包船。隔着滔滔雅鲁藏布江,桑耶寺已经可以看到了。但是时间金钱都紧张,没办法,只能望江兴叹,回头找车去山南。 有挤上一辆满载藏民的卡车,站着。风好大好冷,耐不住,尽往一箩筐后面躲。双手吊住车卡上面铁管,一条腿夹在行李中,另一条腿踩着车卡拦板,半个身子悬在车卡外面,真他妈受罪。冷风还直割裸在外面的双手,跟基督受难差不多。基督的罪可不好受,实在吊不下去,便硬往藏民堆里挤,连一只脚掌都放不平,委屈着蹲下来。一路不停地赶路,不停地受这样的罪,我真象犯了贪婪之罪的神祗西西弗,受到上帝的惩罚。我必须推着我苦难命运的巨石,不断向前,不能停留喘息。冷风如刀,一片一片撕割着我,如宙斯凶残的神鹰的尖喙,在啄扯着可怜的普罗米修斯。我只能定定地蹲着,四肢不能屈伸,双腿都已麻木。风已经把我吹散,一片一片在风中飞扬,只剩下一具骨架,任风穿行。我已入定,已臻化境,已升华涅磐。阿弥陀佛!我已是佛,佛已是我……我睁开眼,山川河流,丽日蓝天,一片光明世界。眼前是一张张肮脏而又丑陋的脸,还有一个长得还有点意思的女孩,我老盯着她看,可她不看我。 汽车到了泽当,“猴子玩耍的地方”,也就是藏族祖先最初玩耍活动的地方。吐蕃族就是在山南这片雅砻河谷繁衍壮大起来的。这里还有藏族祖先耕种的第一块青稞地——撒拉村,有最早的寺庙——桑耶寺,最早的宫殿——雍布拉康,还有佛教传入以前的藏王墓。我们踏到辆军车去雍布拉康。几公里崎岖山路,到了雍布拉康。远看山岗顶上有一小块房子,一白塔,一瞭望塔。我们往上爬,山路很陡,我立刻气喘如牛,烈日晒得又厉害,肺如撕裂一半。爬,爬,我真想停下来,我真想跟浮士德一样说声“真美啊!我满足了。”然后就可以把命运交到魔鬼手里,放弃一切艰苦的努力。 终于爬上去了。原来是一小喇嘛庙,无从看出哪里有最早宫殿的痕迹。但也不能白来,坐在斜坎上烈日下画了张水粉,晓骋说有点梵高的意思。这烈日烤灼之苦,到跟梵高差不多,感觉就差远了。 又拦了军车回泽当,走在街上,忽然迎面走过来一穿得破破烂烂满脸胡须的老人,望着我,手指他鼻子,鼻子发出轰轰巨响。我吓了一跳,不知什么意思,总觉得很怪诞。 到处找车去林芝方向,都没有,只好先吃饭。要了个鱼香肉丝,俩个人就着吃了八小碗米饭。忽然看到一辆布达拉宫的车,晓骋马上冲出去打听。好了,去朗县的,上帝保佑!傍晚时分,我们坐车离开山南,雅鲁藏布江水平静如镜,群山倒影其中,一切都好极了。 月出东山之上,又圆又亮又大。车行在山谷里,隐约可见,有村庄,有树木怪影,山顶有残垣断壁。到曲松的地方我们停下。几个藏族司机都挺好,请我们吃羊肉,给我们涅糌粑,让我们喝酥油茶。糌粑捏成团好吃多了,原先不懂,冲成糊糊反倒难吃。酥油茶了喝惯了,但不敢多喝,怕喝上瘾了,回内地喝不上。

2006年8月7日(晴) 周日在家休息和整理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