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22)萨迦花寺/杂事一堆

1990年8月4日(晴) 终于见到萨迦寺。原来花教是这种花法,黑灰外墙上,间隔涂上竖的红白条。黑是金刚手菩萨,红白分别代表文殊和观音。萨迦寺是一城寨,大门洞前还堵上一堵巨墙,让人从两侧肋下进入这个很封闭的大门,可见其防御性极强,是当时实行政教合一的需要。城寨百米见方,周有高墙,四角有角楼。进得门来是一院子,整队的是主寺,东边还有一小寺,立面造型都挺讲究挺好看。主寺大门用铜环编的网作门帘。从大门穿过一很长的泳道,两边有壁画有天王塑像,里边又是一院子。周边都高过两层,檐下用藏式斗拱装饰得很花。经堂里经声朗朗,藏民排着队,上去一个,交上香火钱,坐在台上的喇嘛便吹一声沉闷的法螺,然后用法螺碰一下香客低伸的虔诚的头,以示佛的赐福。 京唐高大非常,但进深很小,佛像灵塔都摆上来,不象别的寺院经堂后常有套殿再供佛像。萨迦教僧人可娶妻,法王世袭。现在的法王逃在印度,有照片,头戴头巾,如印度式。亦有达赖班禅照片。西藏几大教派似乎矛盾不大,能和平相处,象布达拉宫、江孜白居寺,都有别的教派的殿堂。我站在经堂里画速写,耳边是如歌的经声,妙音绝伦。时而急促,时而念白,老者沙哑,少者清脆,合成和声部,听得我好舒服。那两排诵经僧,身披黄袍,盘坐在高殿上,都很年轻,还是孩子,边念经边好奇地盯着我,还不时做做表情,挺逗。 从寺里出来,正好有车回日喀则。爬上有车蓬的后卡,往杂物堆里一躺,任那汽车,把个五脏六腑,颠得翻江倒海。 回到日喀则,真想再去扎什伦布,再看一看,再画一画。可是不行,马不停蹄找车。找到一辆,已经上了驾驶室。一汉人上来,说有货托司机载,还有两个押车,赖拉巴几,好不容易 同意司机提的价钱。我们只得下来,气得我冲那人脆脆实实骂一句“你妈B!” 后来找到江孜公安局的吉普,半路另一辆坏了,我们坐的那辆便等着。藏族公安请我们喝青稞酒。那酒有点象黄米酒,没度数,味道好极了。连请三杯,喝得很过瘾。车到江孜已过半夜,翻过兵站铁门,找到接待员,又免费过一夜。

2006年8月4日 (雨) 上班,开会,见客,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