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20)扎什伦布/开会开会

1990年8月2日 (晴) 上午去扎什伦布寺。扎什伦布寺亦是依山而建,规模没有拉萨三大寺大。金瓦红墙的大经堂和大佛殿在庙群里高大突出,老远就能看见。今天天好,日喀则的天蓝得逼人。狭长的窄巷里,阳光照着红色的高墙,投下幽暗的影子。蓝天衬着金轮宝顶,闪闪发光。中午无人,静悄悄的,独自走过一个个曲巷、矮门、高低错落的院子,看着白幡后面阴暗的殿堂,看着红袍僧人弯着腰拖着影子穿过院子走进黑暗,体味着独特的感受。可惜无法久停,无法画画,匆匆离开这寂静的庙群。 上午去日喀则边防处办去亚东、樟木边防证,不行。下午去地委开出纪检委的证明,再跑边防处,藏人领导又一口回绝。办事员教我们去找武警支队长,被支队长发了一通火。再去找公安处处长侯建国,四川话“活见鬼”,真他妈是活见鬼,让他一套官腔打发走了。吃完饭天已黑,打听兵站,结果走到军分区里头,当兵的无权收留,首长出来查哨,又是一套官腔打发我们,还好心介绍我们去住他们刚开张一天的服务部。折回城里找到服务部,被褥之类都是新的,睡得很香。 2006年8月2日 (晴) 开会,开会。

2006年8月3日(雨)

上午有机会参加了深圳市城市规划委员会法定图则委员会会议,审议21项有关法定图则地块用途、容积率个案修改的申请。图则委员规则是非公务员必须占多数来决定城市规划事项的会议,让民间人士参与城市规划决策,确实是一项进步。但被体制和自身毛病搞得七零八落的城市规划,有时候也是让人哭笑不得,惨不忍睹。不受规划标准准则约束的委员,对于土地的集约利用还是相当支持,并要求政府行政机构更多采取合署办公方式,反对一个机构栋小楼。土地是按政府机构的标准还是按土地自身潜力来定容积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