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19)白居夏鲁/会研看聊

2006年8月1日 (晴)

起来在兵站食堂吃顿早餐,“八一”节大兵们睡懒觉都未起。早餐是稀饭和昨天加菜剩下的大杂烩,油水够多的。我们吃得肚儿圆,出来等车,没有,便去白居寺再看看。 白居寺立面简洁,平面规整,建筑很有魅力。里头有一些很久很旧的壁画,牛头马面,画得很生动。飞鸟画得很稚拙,很有意思。侧殿里头有陶烧的菩萨,工艺很精,技术很高,塑得很细很严谨。楼上的罗汉也很精美。万佛塔底层四周皆是一个个小室洞,里头摆着各种造型的佛和菩萨,画满壁画。万佛塔体量巨大,有三十多米高,底座一层层台阶,加上平面多次折角,变化很丰富,造型独特。它就摆在白居寺一侧,无所谓轴线什么的,也挺好。 白居寺出来,继续等车。早上该走的车都走了,从拉萨出来的车要到下午才到。没办法,只能干等在十字路口,随手画点人物速写。藏族人非常好奇,见你拿出纸笔,马上围在你四周,你换个地方,他们又凑过来,瞪着愚昧的眼睛,冲着你,弄得人很不自在,又躲不开甩不掉,很讨厌。到下午饿得很,去饭馆要两碗苕子面。东西太贵,吃不饱,晓骋又要了一碗米饭,倒在辣面汤里,吃个一干二净。 终于等到车,到夏鲁寺路口,要走进一片麦地河滩,才找到山沟里的寺庙。夏鲁寺建于元代,当时请了很多汉人工匠,在当地烧出绿琉璃瓦,所以寺庙的屋顶、檐口都是汉式的,但庙院布局、建筑比例都是本地风格,是一个汉藏风格结合的例子。在夏鲁寺匆匆看了一下,便急忙出来,已是黄昏日暮,村子里的女人坐在村头,等着男人归来。外出的男人,这时也赶着驴车马车、骑着自行车,纷纷往回赶。我们涉水,再涉水,跨过无数河汊,踩着一脚泥巴往前,约摸一个钟头终于走回公路边。天已完全黑了,拦了几回车,司机都不肯带。三更半夜,谁知是好人歹人?最后一次机会,我们站在路中间,想非堵住不可,可还是让司机给甩掉了。离日喀则还有二十多公里,是等是走?我还要等,可晓骋非要走。走就走,憋足气,一声不吭,不到两小时,一气走了十几公里。月亮藏在云里,夜是黑的。过荒山村落,引得狗吠狼嚎,好不吓人。我掏出藏刀,握在手里,才敢硬着头皮往前赶路。后面终于来了车,死活拦住,三辆车才有一空位,也硬是挤进去。黑夜里进日喀则,找到旅馆,在黑走廊里撒泡尿,一双臭脚往被窝里一伸,睡着了。

2006年8月1日 (晴)

上午讨论南海益田的填海项目如何结合开发商一期销售情况、教育部门学校合并的要求以及我们对蛇口山的重视进行修改,最后达成一定共识。随后讨论的东海深南路项目也有一定进展。下午随主管建设副市长看中心区中心广场进展情况,痛心当年市民广场的仓促设计和赶工,以及现在绿化工程追求眼前绿化效果进行密植而不顾将来植物的生长空间。 晚上与台湾《艺术家》杂志撰稿人见面。她特来再访陈佩君老太太以及她手筑的“城堡”,并准备做些城中村和深圳城市设计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