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15)大画过瘾/小饮不适

1990年7月28日 (晴)

早上蹭设计院送实习生的车上哲蚌寺。哲蚌寺是在半山腰上的一组庞大寺庙群。远望一片白房子,错落有致。车一停,先上来欢迎的是一群狗,默默地围上来,希望得点施舍。喇嘛庙都差不多,有意思的是建筑之间形成的空间。建筑群没有预先规划,依山就势而筑,空间自然形成,妙极!

在哲蚌寺画得很过瘾,精神亢奋,忘了饥累。从哲蚌寺下来,去罗布林卡。

罗布林卡地势平,面积大,道路笔直,树木成林,杨柳成荫。建筑都有围墙,形成院落,内外绝然分开。

从罗布林卡出来,去看拉萨宾馆。拉萨宾馆曾是全国优秀作品,造型一般,但还简洁。布局、院落还都挺舒服。里面商店有非常漂亮的面具、羊头,放在玻璃柜子里,服务员在另一边,疏于照看。真想给她拿走几件好东西。

2006年7月28日 (雨)

早上主持部门负责的研究项目汇报,原定6个,午饭前只过了4个,已经很疲惫。

下午到宝安与我们部门老领导管理的新机构交流联欢,免不了喝些红酒,感觉很不好。回到办公室收拾东西,碰到小蔡还在忙华强北的模型,就顺路送他回去。小蔡有意思,研究生毕业到规划院工作一年,又想去读个博士,就不干规划院的正事,暂时到我们部们帮忙。他有个爱好,居然是收藏古家具。上回和我聊了,这次非要请我去看一看。刚工作一年的小孩,居然在梅山苑宿舍集了两件花梨立柜、一条长案、一个木箱、两把官帽椅、一把交椅。真是难得的痴迷。

回到家,澡都不想洗就倒到床上,全身感觉被某种痛苦的药液所浸泡和渗透,甚至不能确定明早是否能再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