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11)歇脚那曲/歇不下来

1990年7月24日 (晴有雨)

冻了一夜,脸色难看。过唐古拉山,海拔五千多,开始头疼。

出唐古拉山口,一路是藏族牧区,牦牛毡包羊群,雨水也多。车快到那曲,司机开始索车费,抽了一包万宝路,竟一个子儿也不肯减,都掰开脸吵了起来,才答应减五块。付钱时我又硬少给了五块。

去那曲纪检找晓骋亲戚,不巧到拉萨开党代会,不知归程。办公室王柴两主任带我们到旅店住下,然后到王主任家吃了顿便饭。回到旅馆,藏族伙计还挺热情,打来开水,还抢着给我们倒洗脚水。跟他聊了会儿天,才八九点,就上床睡觉了。

2006年7月23日 (晴)

今早起来还是感冒鼻堵,按现在流行的人体使用手册观点,我需要休息以便让病充分的生出来,然后还是主要通过休息增强阳气能量来自我修复。但一天的会议都是上周安排好的,单独一个齿轮无法在一个联动的发条系统中停止运行。

上下午的会议都是主管建设口的市领导主持,一个是为某个老住宅楼解决由于历史上的用地红线冲突房地产证难以办理问题,另一个是听取华强北街道改造具体方案。第一个会学到一个新说法:带案下访。什么意思呢?群众不是老有上访吗?现在和谐社会,领导不能老是高高在上,所以高高在上的领导要带着一些上访案件下到基层承包解决。这个由于住宅楼与相邻中学实际边界与纸面上用地红线不相符造成的问题,需要主管建设口的领导,到所在的福田区政府(区长参加),召集市纪委、国土与房产资源局(副局长带两个处长若干科员到场)、市规划局(机关党书记带一个副处长)、法制局、信访办,用将近一个上午来解决。也许对这个老住宅的信访户来说这是一个高效的直通车,但这个庞大的行政机器如果无法通过日常运作来解决问题,而总是靠最高长官来亲自操控才能解决问题的话,这架机器的性能以及机器运作规则的效率是值得怀疑的。下午的华强路改造方案实际也是如此。用五千万到一个亿的纳税人资金来改造华强北不足一公里长的街道外观面貌而不是更多关注街道运作机能的改善,就如同一个内在系统有缺陷的人不是花钱治疗而是花巨资做美容整容一样。

上午晚一些赶回办公室接待了准备参与东海项目城市设计的严迅奇一行,并带这位首届双年展学术委员会主任去和首届双年展组委会王副主任打了个招呼,简单聊了一些下届希望和香港有更多合作的想法。

晚上赶写参展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