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10)一路进藏/十年小聚

1990年7月23日 (阴雨)

终于踏上西藏的路程。

车出格尔木,天阴细雨。光秃秃的大山,奇伟无比,红黄蓝黑,颜色还不一样。格尔木河在整齐陷落的河床里流淌。

汽车慢慢爬高,进入昆仑山口,渐渐感到山高风凉。望见昆仑雪山,云雾腾绕,非常壮观。海拔四千多米高原,反应不大。晓骋感冒怕冷,难受一点。

过风火山,天渐黑,下起暴雨,并夹着冰雹。黑暗中过了沱沱河沿。实在困,司机停车熄灯睡觉。只有一条棉被,我盖不上,冻得要命。坐了一夜难以合眼,实在熬不过,天快亮是叫醒司机赶路,才得盖上被子打个盹。

2006年7月23日 (晴)

早上起来,感到鼻塞咽涩,感冒了。展览材料其实没完成,但打不起精神,只好跟随上帝在第七日休息了。

晚上有个聚会,是我过去所在的中心区开发建设办公室老成员为部门的十周年而聚。这个建议是我提出的,为了这个部门运作8年的成果还没得到应有的重视和肯定,为了这个部门两年前的匆忙被解散和迅速被忘却,为了一班兄弟姐妹的一些不如意。被水务局挖走的老朱热烈响应,安排了蛇口微波山顶的好房间。底下的弟兄能来都来了,就是曾经的领导有这事那事没来。其实未必大家都能理解我的苦心,但能聚聚就不错。我在那里的7年也未必都很顺遂舒畅,但我的城市观念、专业修养可以说是在中心办的规划管理实践中不断交流、学习、反思而形成的,我珍惜这段经历。尽管我对目前的境况也还满意,但我知道老中心办的“风水“并不兴旺,是那春风不度的玉门关,所以我才尤其觉得有相聚纪念的必要。当初离开中心办的时候,最无遗憾的是将多年的规划资料汇编出版了。或者将来有机会,我会将中心区规划管理的得失,再从个人角度整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