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08)青海湖光/蛇口凉风

1990年7月21日 (晴)

天未亮就被晓骋叫醒。一路幸亏有晓骋知醒能起,要不肯定会睡懒觉误车的。洗漱,吃完方便面,匆匆去车站。火车站还挺远,坐面包车赶到那里,售票处已停止售票。我们撒腿就跑,到讯问处问格尔木检票口,里面居然因为时间快到而拒绝告诉我们。晓骋和我急得乱窜,找到检票口已经落锁无人,赶紧从一旁门跑进站台,看见火车就往前冲。还好,终于上了火车。找到座位,两个人已是喘得不行。

一路小站,名字都挺好听:湟源、海晏、青海湖、托勒,有的其实连站台都没有,得跳到铁轨下面。沿途草原、戈壁,还有大片大片的油菜花,金黄金黄,颜色漂亮极了。

火车晚点,天色阴沉,都有点不想去青海湖。后来还是在沙塔寺下来,茫茫荒原,远处便是青海湖。赶到湖边,水面无边,景色却是平平。旁边有车,是乐都中学老师包的,要去鸟岛。我们上去说说,让我们上了车。

一路沿着湖边走,草原上几头牦牛,一两匹马在悠闲地吃草,偶尔有藏民的毡包。还有一处聚居地,建筑依山脚叠落,前面立着一小白塔。车到鸟岛,老远就听到嗷嗷鸟声。经过一段阴暗的过道,走进椭圆形的观鸟室,透过窗口,几十米远湖边,熙熙攘攘,热热闹闹,栖居着许多白色的鸟,不懂叫什么名字。看它们在这片湖滩上,栖息,觅食,从从容容地起飞降落,这是一个鸟的天国乐园。出来看见一边湖面,白云翻卷,水天一色,近处沼泽银光闪闪,白鸟翔翔。青青草甸,白花点点,好一派青海湖风光。我们随车走一段,到另一处湖边。这里湖岸陡峭,岸边有一巨石,密密麻麻栖满一片鸟儿。看蓝天白云,青青的海子青青的草原,便想画画。画了张水彩画了张水粉,画不出云影幻变,波光潋滟,画不出天似苍穹,风吹草低,我只好叹叹气,背起画夹走了。

继续蹭车,到青藏公路的黑马河下来,已是下午八九点。拦了辆面包车,往西去茶卡,司机每人要了五块钱。车行在山谷里,绿草茵茵,涧水清清,好一片美丽富饶的高山牧场。藏民的毡包已是炊烟袅袅,羊儿还满山遍野。走出这片绿色山谷,是茫茫荒原。浓云如蒸汽般弥散到地面,挡住了远处的山。太阳开始落山,金光万道,红云漫卷,远处茶卡盐湖也是一片红光,景色奇特,风光迷人。到了茶卡,天已经黑了,又拦到一辆去都兰的车,和司机软磨半天,赖上了车。夜黑天凉,坐在车上,又冷又饿,难受之极。好容易挨到半夜三点,车到都兰,司机帮我们敲醒店家,找到房间,纳头便睡死了。

2006年7月21日(晴)

上午本来与相关处室人员协调龙华二线拓展区规划特别是上塘路连通和走向问题,忽然说还有一个会,规划局大领导听取2005年规划局年报讨论。哦,是我忘了,只好匆匆协调完下去,已经迟到四十来分钟,对局长歉意笑笑,找半天座位,最后还是坐到据说是迟到席的局长旁边。我知道局长到处宣扬我的特点是开会迟到,无论市长局长的会,只好对他说,为了加强对我的迟到印象,所以来迟一点。会间我对年报说了很多意见,特别提到开头的局长致辞很傻,引得一片哄笑。最后这一页的局长发言照片取消,局长致辞标题取消。也许就是因为大局长有此雅量,我才能继续在机关里混。

晚上去蛇口海上世界广场吃了顿饭。当年我提出设下沉广场时有人担心是否没风太闷,人不下去。现场体会,还是有凉风习习。孩子们穿着溜冰鞋穿梭如燕,仰头透过啤酒桶样子的店铺和栈桥看到“明华”轮的大烟囱,这些都和我当初的设想吻合。前两天刚探讨过规划的填海地成了看海的自由乐园。海风吹来,暑气顿消,或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