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06)大寺古寺/家事城事

1990年7月19日 (晴)

一大早六点多坐火车从兰州到乐都,想去看瞿坛寺。乐都火车站出来,搭便车赶到县城,才知瞿坛寺离县城还有二十多公里,下午二点多才有车。不能等,找自行车,跑了几个单位、商店,没有。只好迈步向前,边走边拦车。一路搭了三段拖拉机,一段汽车。碰到的村姑儿童都很刁尖,想戏弄我们。

终于到了瞿坛寺,好一个古朴苍老的大寺,真把我激动死了。院落深广,有白塔,有回廊壁画,有高台大殿。除了白塔,一切都是汉式,级别规模都非同一般,而且非常正宗,在西北实乃罕见。重檐庑殿的隆国殿有太和殿的气势,回廊都隐约可见用的是黄色琉璃瓦。壁画密宗内容很少,估计和白塔一起都是后来加的。原来寺庙可能不是喇嘛庙而是汉式寺庙。

这深山里的大庙,一切都是原样的,只不过褪色苍老而已,一副饱经沧桑古朴持重的样子,令我流连难舍。庙里正搞修复,青海文物局负责,真怕最后大庙变得焕然一新,一文不值。

回来搭文物局的便车到乐都,吃点大饼面片西红柿,又非常幸运找到辆面包车去西宁,四块钱一个人。住进南园饭店,晚上上街准备东西,看到鲜啤,忍不住想开开戒,享受享受,也庆贺一天的顺利。结果几家啤酒味道都不好,扫兴。

附当时所录瞿坛寺简介:西北地区保存最完整,规模宏阔而质量精粹的明代宫殿式的建筑群,古色古香,造型美观。该寺总面积30067平米(包括南北僧舍)。寺院净面积13668平方米。寺院由前中后三进院落组成。前院建山门、碑亭。中院建天王殿(亦成金刚殿)、瞿坛寺殿、宝光殿、小钟鼓楼、四个小镜堂、镇煞佛塔。后院建隆国殿、大钟鼓楼。围绕中后院两侧,建有七十二间迴廊。寺院有文物——石碑、铜制供器、大理石底座、匾额、书法、青铜钟、砖雕等。迴廊有佛教故事壁画四百余平方米。寺院各殿建筑在一条中轴线上。

2006年7月19日 (晴)

一大早八点多开车送小孩去上英语班,这是他上学以来的第一个课外班,还好看在每天可以有一小时电脑玩的份上,他愿意坚持。我原本希望他再上一个什么体育班,将身体弄壮实一点,不料他死活不肯,说原来没谈妥这个条件。小小年纪鼻炎就很严重,三更半夜经常鼻塞憋醒,然后使劲擤,企图用气冲开堵塞的鼻窍,发出恐怖的鼻腔轰响,扰得其它人不得好睡。想到昨晚又是如此,我就在车上呵斥他,让他选择,要么锻炼身体增强体质,要么马上去医院检查治疗。这两者都是我们长期以来无法说服他干的事情,弄得他到了目的地还闷闷不乐。

上午参加深圳总体规划修编务虚讨论。一轮一轮的总体规划,动辄上千万乃至数千万,到底发挥什么作用,这是首先要做的一项绩效评估的工作。在绩效评估的基础上,改变面面俱到文本成堆的做法,找出真正发挥作用的关键条文,修正完善,有的放矢,转化成容易操作和实施的公共政策、法律法规、标准规范。脱胎于计划经济的中国城市规划,如何创新是一个挑战。在最近建设部颁发一系列体现对城市规划、市场经济和法制认识不清的生硬政策的形势下,更新观念勇于创新尤其得可贵和必要。这些创新尤其应集中在规划的具体操作实施机制、法规、政策上,因为在指导原则和主题上,本届政府所提出的科学发展观、循环经济、和谐深圳、效益深圳应经足够创新和全面。而相比其它城市土地资源的丰富,深圳土地资源的难以为继未必是坏事,它促使深圳从简单粗放的无序扩张尽快的上升到精明增长和城市的再开发上来。

下午杂事。

时光重叠感言:遭遇瞿坛寺确实是个惊喜,当时也不过是在将到西宁的火车上听人推荐说乐都的瞿坛寺值得一看,于是我们就下车去了。那确实是一个古朴大气的寺庙,不知现在安好否?明代青海当不属明朝直接管辖,能有这么规模宏大型制规范的汉地风格的建筑,倒是值得继续探究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