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05)食简居陋/品酒论道

1990年7月18日 (晴)

火车六点到银川,车站在银川新城。新建筑,新广场,瓷砖贴面,用上了伊斯兰符号,还有钟楼的镂空图案,都还可以。

到旧城,步行去北塔寺,半个小时。北塔方形,每边中间稍有突出,造型独特。五代创建,清代重建。塔寺宏大,院落广深,当是一带名刹。

搭便车回城里,去看西塔。西塔与北塔造型相类,而且简单。最顶一层开的是圆窗。西塔所在宁夏博物馆都关着门。玉皇阁和鼓楼都有点怪,檐角尖挑,造型细巧,似南方古建风格。

赶上十一点火车,晚上十一点到兰州。路上不时买些黄瓜西红柿、火腿牛肉,再泡包方便面。有肉有菜,吃得有滋有味,也算不错了。晓骋看来还挺能吃苦,至少决心很大。我却似乎少了当年闯西北的锐气和干劲,象个过来人了。

不小心找了家回族旅店,在回民区,很破落。被带进曲折的巷道,不由得紧张。而且房间很脏,体会到穷玩的滋味。

2006年7月18日 (晴)

上午直接去雕塑院谈双年展事情。他们请了专人,腾出地方,准备将双年展办公室的牌子挂过去。我们在老夏高大宽敞的办公室兼雕塑工作室里,聊了下一届的制度、经费、策展人、场地。开头不觉提起老马和他在蓝田老家私酿的葡萄酒来,恰好院长孙博士手头就有老马的酒,于是就开了品尝。大家都感慨,在雕塑院就是轻松,连开会都可以喝酒。

下午东海公司和老冯的法国公司来谈深南路东海项目的城市设计如何展开。然后忙其它杂事,晚上九点多离开办公室。

时光重叠感言:同学晓骋白面文弱,因为我89年曾独自走丝绸之路而鼓动我再走西北,遂有此行。没想到这一路他比我还能坚持和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