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时光重叠(01)伤别上路/酬会酬饭

西藏铁路的开通,前段的丽江之行,使我不断想起十六年前的一段西部之行。

那是大学刚毕业到工作前的最后一段假期,我和同学的一段漫长而又记忆深刻的旅行,有很多的文字、写生和照片。尽管这些年轻时候的游历原打算是作为将来退休之后无所事事时的回忆之用,但十六年是否也已足够的长?回忆是否也能给我劳碌于会议纸堆中的生活带来些许宽慰和遐想?而且及早整理这些记录是否也是应对生命无常、故纸易朽的一种必要?

我原来还计划将十六年前的每一天与现在放在一起,看两个时间地点的我是在干什么想什么。没想到一不留神将当年出发的日子错过了几天,只好先补上:

1990年7月14日 (晴)

告别呆了五年的校园,告别我的老师和同学,告别我流泪的情人,踏上西行的列车。其实这一刻,意味着大学生活的结束,意味着同学的离散,意味着情人的分手。可我并不觉得格外的激动和沉痛。背 上背包,作别分外激动和沉痛的同学,我不知此次西行,何处是终点,何时是归期……

火车上昏昏沉沉,睡到呼和浩特,已是晚上十一点多,找个便宜客栈住一宿。

2006年7月14日 (晴)

今天周五,上午协调南山月亮湾片区法定图则编制与同一片区详细蓝图编制存在的分歧,中午有个福田区重建局领导的应酬饭局,下午参加主管市领导听取深圳湾滨海休闲带最新的修改和注重生态角度的汇报会,晚上在饭桌上撑起眼皮强打精神听几个校友从功能互补角度侃龙岗奥体新城开发运营的设想。

十六年前这一天的我是多么的没心没肺,我行我素,义无反顾的喜欢前路的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