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不堪快跑的城市规划

周日开了一天会,由规划局最高领导主持,讨论年度土地准备、沿江高速公里选线、深圳城市岸线轴线宏观城市设计等重要城市规划问题。

之所以周日开会,是规划管理的正常业务时间已经安排不下这些正常的规划业务,反映出规划管理面对快速城市建设的精力不堪。

今年准备供应市场的土地,报纸都登出来了。现在一块一块整理,提出设计要点,才发现大部分只有粗枝大叶宏观层面的组团规划,少数法定图则在编,根本不符合《广东省控制性详细规划条例》关于城市土地出让之前必须有批准的控制性详细规划或专项规划的要求。也就是说,以城市规划做得好而闻名的深圳,号称法定图则全覆盖,每年城市规划投入成千万上万万,还是不能支持城市每年的卖地要求。

因为珠三角经济的活跃,需要在广深高速公里之外,再沿珠江东岸修一条高速公里。一百多公里距离的两个城市间,要两条高速公里连接,这也是世上罕有。滨海大道修好之后对城市与滨海的分割,将要在珠江东岸和前海湾重复和放大,因为小小的前海湾周边,有机场、新的大铲湾码头、高速公里、快速干道、城际铁路。尽管我们也可以从另外的角度宣称:我们的滨海有最壮观的市政工程。但相对于这些伟大的桥梁和风驰电掣的道路,人是渺小的,人的要求也是具体和卑微的(也许还有青蛙刺猬之类的动物?):不要被阻挡或撞死在通往海滨的半道上。如果能闲庭信步,从容自由,则是类似诗意栖居的奢想了。所以城市大型交通市政的规划如何与2030战略规划关于深圳西部的发展设想、以及以人为本的城市设计结合,仍是个难题。而由广东省负责投资建设的沿江高速公里已经进入初步设计的阶段,留给城市规划协调论证的时间已经不多。

最近深圳市领导层到天津、北京、青岛、宁波、杭州等城市走访,对人家的城市规划展厅、城市轴线、景观大道、城市滨海岸线印象深刻,因此给深圳提出一个新的研究课题:深圳福田中心区2公里长的轴线如何往南往北延伸?深圳东西滨海岸线如何规划控制?这些课题本来就是城市规划、城市设计的题中之义,现在等领导层过问了,才当成专题来做。这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尽管深圳编织过无数版本和层次的城市规划,但从任意一个专业角度(比如说交通、岸线、轴线、文化设施、社区设施、商业网点、住宅计划)角度提出来,都可以再编制一个专项规划。每个特定问题都需要专项规划来解决,最后下来在规划条例里的各层次规划解决了什么问题,则不得而知。真不知道,华盛顿、曼哈顿、芝加哥、堪培拉这样的城市一直展示的是最初的一张城市规划总图,他们的城市新问题是否也靠如此繁复的专项规划来解决?抑或他们的城市规划总图能够真的起到总而统之地解决大部分问题的作用?

另外的议题包括东海深南路项目城市设计、月亮湾道路改造、文锦渡口岸改造。

从早到晚,中间管了一顿午饭。一天会议下来,身心疲惫不说,最主要的感觉是,计划经济时代遗留下来的这套城市规划体系、方法如果不尽早改革,删繁就简、目标明确、轻装上阵,政府职能事无巨细无所不管的习惯做法不尽早简化和明确,城市规划就始终会不堪快跑,城市规划管理人员就始终会不堪重负,这两天媒体关于7成知识分子受过劳死的威胁也就会真真切切地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