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丽江行之二

8日的行程,似乎是围绕两顿饭展开。上午去白水河,冒雨看了站在白水中供人拍照的几头牦牛样本,中午就在玉龙雪山索道站旁的一个游客服务中心吃牦牛肉火锅。下午去玉水公园看到满池肥硕的鳟鱼,晚饭就在束河古镇品尝鳟鱼刺生(也就是三文鱼片)。

也许值得一说的是去白水河途经的干海子,草甸上遍地各色野花,稀稀拉拉长些长不大的“恨天高”松树,得展开想象才能明白这个地名的本意——干涸的湖。

每次回到古城,就是购物迷们的掏货扫货时间,也是我在丽江的闲暇时间。可以在一间可交换音乐的店前坐等试听音乐带来的瞌睡;可以在一间逼仄的西点店曲径通幽般的屋顶平台上点一份下午茶式的闲聊;可以在关门打烊时分在密斯巷的咖啡馆觅一杯牛奶的温暖。

9日是在丽江的最后一天,我决定脱离去黑龙潭公园的大部队,自由地逛逛古城一些偏僻的小巷。人老了,手生笔疏,找不到十六年前在古城老巷中画画时的得心应手感觉。坐在大石桥的咖啡店里,与一位高鼻大眼、坦诚质朴的藏族小伙洛桑对坐闲聊半晌也迟迟不下笔,最后换了位可人儿当模特,却画得有点拘谨走样,真是惭愧!

避开来来回回走的几条热闹商街,沿着挂满客栈招牌的小巷往高处走,不觉来到狮子山脚下,走进一家客栈的露台。时值晌午,和客栈的纳西伙计商量着来两个他的拿手家常菜,再下碗面条,坐在树荫底下,对着丽江的丽日和云南的云彩,俯瞰一片连绵的灰色坡瓦屋顶。这时候丽江古城的喧闹似乎都停了下来,时光也仿佛停了下来,只有白云,清风,还有一颗沉寂之心,在不知不觉中游动。

周一回到工作岗位,那颗游动的心一时还没有停下来,就陷入项目、会议、文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