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旅行

丽江行之一

忽然随首届双年展秘书处的姑娘小伙们来到丽江,作为秘书处共同战斗岁月的纪念旅行。

丽江仍然是逃离工作放松身心的地方,尽管她已经非常的热闹和商业。比起我十六年前从西藏来到此地,各地的游客和旅游纪念品、各式小资的享受、随宣科老树开花的纳西古乐、周边崛起的丑陋新房……已经改变了这个老城的宁静和质朴。除了门前的小桥流水和小桥流水旁的婆娑柳树,我已经很难找到当年在老城中游荡的感觉。

宣科是个会来事的纳西老头。他不但挖掘和包装号称是化石的古乐,还找来读过书塾的老人吟唱古文,找来没受过科班训练的姑娘弹拨别致的口弦、唱出高亢百啭的放猪歌,找来康巴一样的猎手改行做深情的歌手,再鼓起他的如簧之舌,把一台本会旋律单一的古乐晚会也弄得笑声四起兴趣盎然。

晚上尽管下着大雨,酒吧街上仍是游人如织,招徕生意及酒客兴起的拉歌声却是此起彼伏,不亦乐乎。回到老城中的旅馆,一晚上还有雨水在院子里滴滴答答地唱歌。

其实我更想休闲而不是观光。我理解休闲的意思,是没有日程安排等着你,也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等着你去见识。你要做的,只不过是以百无聊赖的状态,杀掉自己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