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双年展

终于总结了双年展

3月10日结束的双年展,拖到今天,才开了总结会。还好在同一半年之内,不过都需要借助照片进行回顾了。

之所以拖有多方面的原因。秘书处实际上已经解散,我们都回到了本职工作,提不起精神来炒冷饭。再者市领导时间也难约。

领导总结的很全面,该感谢的都感谢了。其实我特别要感谢秘书处的小杨。曲终人散,回到她的原单位了,还能经常跑来帮忙捡双年展的手尾。连这个总结会的材料,还是她帮的忙,要不这冷饭还会继续冷下去。

孙振华的评价是太猛,做过了,可持续或者说可超越性就难了。我的个人感觉是做疲做伤了,都不想再提起。这总结会才是裁判的那声终哨,否则就是时间到了,心还得悬着。今天的会正式确定秘书处设到雕塑院,接力棒交给出去了。我应该好好松一口气,至少今后双年展有什么事,不是别人都来问我,而是我问别人。这中间的区别,只有被强赶鸭子上架备受煎熬的我,才能深刻体会。说到底,我压根就不喜欢张罗事、跟人打交道。那种光顾琢磨自个的事儿,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角色,才最适合我。昨晚为了一个深南路边几轮招标布局都不满意的大项目,我边看足球边捣鼓起多年不碰的AutoCAD来,用我自己编写的三维盖房子程序,来摆布城市空间的其它可能性。巴西都进了加纳三球,时钟也过了两点,虽然疲惫,我却意犹未尽——其实这才是我喜欢干的事情。

昨天李程跟我说,老太太的城堡要被村委会以6万元的补偿来拆除,以免安全隐患祸及邻里。今天晶报也对这个雨季之后城堡的局部开裂坍塌做了报道。这么一个老太太玩出的大手工作品,如何让深圳认识其价值,到底如何维护、加固才能延长其寿命,我也一时想不出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