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出差北京

周一忽然接到通知,周二到周四就去了趟北京。第一天到首规委取北京总体规划修编的组织申报之经,后面两天参加建设部组织的规划年会学术会议,也主要是给两位深圳发言人(分别是规划局领导和主管副市长)捧场。顺便呢,约一和公司的人谈光明新城城市设计国际咨询活动如何组织的问题。

北京一年没来,感觉收拾利落了很多。在下降的飞机上看到远山黛蓝、草地青翠、树木墨绿,间或点缀一些或蓝或红的斜屋顶,好像以前从没有发现北京有这样的景象。

北京六月的日光总是有点懒慵的味道。从旅馆窗户俯瞰院子里杨树的日影,以及偶尔拖着影子穿越院子的人,觉得日影与人总是同样的从容。我还专门散步到杨树底下,感受日影里的凉爽和树叶的沙沙轻响。这让我有了依稀的熟悉,曾经在北京度过的七个6月天,莫非就是这样的一种懒慵?

第二天晚上到什刹海则是新的北京体验。自荷花市场走进去,沿前海水岸走一里地,都是酒吧。和两同事踱到里头,捡一组僻静的桌凳坐下,也有人拿来啤酒,还有兜售的花生毛豆小番茄之类。于是在前海水边,柳枝之下,前是杨树,旁有国槐,就着电视,聊着城市设计,看西班牙屠宰乌克兰。最后一个进球,三四个回合的小短传然后凌空射门,我想应该是本届的精彩进球了吧!

北京总规修编的组织经验概括起来就是领导重视要到位、机构设置要专门、课题太大就分解、预算要多过半亿、部门协调变参与、专家参与变领衔。年会论坛演讲听得不多,感觉题目太多、良莠不齐、话题分散、信息泛滥、泛泛而谈者太多(尤其国内的老家伙),只有一个叫袁康妮的女士介绍其密云规划案例所采用的节水节能理念与国内规划套路迥异,值得关注。

与一和的刁中就光明新城规划的活动组织已在邮件上探讨了几回,他提出需要面谈,恰好我就来了,所以就约在周四上午所住的西苑饭店见面。本来刁中和他的城市规划顾问及一个小伙子来,坐在酒店大堂说话,没想到他们遇见熟悉的董豫贛和南宁柳沙岛的甲方从酒店要去北海公园划船,于是便招呼过来一起聊。我之所以联系一和正是看上他们几年前组织南宁柳沙岛城市设计国际竞赛的经验(见他们所出之书《半岛第一章》)。最近低调的董豫贛说他目前的重点是教书和育儿,对我们的话题倒是切入很快,兴致很高,认为关键是确定城市设计的评价标准。后来董豫贛还要去北海,说是最近对园林感兴趣。我们劝留不下他们,后来干脆接受董豫贛的文人建议,如期在沉闷的大堂喝咖啡,不如到北海去喝茶。两辆车在平安大道直接下车便是北海后门,进门右拐,到了静心斋后院,正好有一敞轩设有茶座。聊到中午,刁中还让德高望重的王明贤赶来见了一面。站在平安大道边的北海公园墙影之下,匆匆与王明贤寒暄、认识、告别,又匆匆与刁中董豫贛人等告别。连旅馆里的行李我都要拜托同事帮忙收拾,直接赶去会场听讲,然后赶机场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