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生活

愉快周日

今天既没考试(原定今日的面试推迟到下周六)也不用布展(只需到展场对设备播放做点补充说明),可以睡一个安稳、充分的懒觉。

中午去展场,没想到与昨日开幕的热闹相比,已是门庭冷落车马稀。所有的投影都关了,我的设备支持者也不在,我只好指着冷案上发硬的几堆烂泥块,向好不容易说动前来的儿子和他妈解释,这个昨天最具人气的摊位,城市航片是如何投射在泥板和桌面上,小朋友如何围桌玩泥巴,过程记录又如何投射到墙面上。

我还想去侨城看展览,儿子不愿意,我不再勉强,只好让他跟他妈回去。她妈问他不去原因,小子说,如果日后他有个儿子,他整天带儿子看展览,儿子也会烦死的。我知道儿子性格,我过去强迫过他,现在会由着他,没必要跟他过不去。

我一个人踏上看展旅途,心情愉快。即使走错方向,多兜点圈,耽搁了点时间,我仍然心情愉快。

华侨城的OCAT当代艺术馆展览的是黄专策展的“柏拉图和他的七种精灵”,广邀各界人士(王广义、张晓刚、岳敏君、汪建伟、蒋志、刘治治等)以七种艺术形式(绘画、雕塑、摄影、影像、广告、装置、布艺等形式)来阐述哲学家赵汀阳的漫画胖子柏拉图。这确实是一个围绕特定主题的当代艺术智力游戏,但除了影像和岳敏君的六个笑呵呵的蹲坐傻人,其它有趣的不多。界内界外展上的两幅蒋志摄影在这里又重逢了,不过我有耐心看明白他加在城市照片上空的彩虹原来是城市霓虹广告的集合。比较有趣的是碰到昨天在我摊位上玩泥巴最起劲的一个小女孩,以及她的妈妈。她说画画和泥巴都喜欢玩。

另外一个展厅有张春旸、秦晋双人展。张春旸用玻璃作画制造的双层叠加效果有点意思。秦晋捡来很多广州海鲜食肆的蚝壳做了条粗砺的大鱼,从厂房天花上吊下来,很过瘾。从报上看到这幅照片起,我就想到了东角头岸边渔民加工废弃的成堆蚝壳。我对深圳湾15公里休闲岸线设计人员说,千万别把那些蚝壳填掉或运走,到时理出一块草坪,就先堆着,再看有什么用途,大不了就请秦晋来做雕塑。景观设计机构swa也曾建议沿岸的破船也要留着成为公园日后的造景元素。我甚至想到海上那些被清除和再出现的养蚝竹排,如果能收集一些,扎起来竖在岸线公园草坪上,不也是反映深圳湾曾经出现的养殖历史的宝贝吗?还有深圳湾工程要委托南京水利院做的湾底动力学模型,如果能从南京运回来放在岸线公园里,肯定也很牛。

从容看完展览,出来在小雨中浏览正在改造装修作各种商业用途的首届深圳双年展展厅厂房,感觉到这个城市不可抑制的新旧交替的节奏。

晚上一心两用看荷兰踢波黑和上网。这是个愉快的周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