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生活

肠炎与城市

昨天一早起来,感觉好多了。有了点力气,可以去上班。但既然可以去上班,也就有力气上医院,看看是怎么回事。干脆看个中医,看看即使好转,还需要怎么调养。

第二人民医院门诊,就在顺道上。人还不少,连中医也不例外,等得我无力。中医听了我叙述,开始给我开方子。我问她:这病西医叫什么?答案是肠炎。

肠炎!我怎么会以为是重感冒呢!因为也不上吐下泻,还特怕冷!我想想,上次肠炎已是七八年前的事了,痛苦已经淡忘,但有一种城市体验,记忆犹新。

整夜腹痛难眠,怀疑是死神在拽着我的肠子学打绳结。听到早起的鸟叫时,我再也挺不下去,逃离卧床,跑出去截辆的士直奔市中医院。由华强北路往南时,我悲哀地仰望这座城市,发现在寒夜还没褪尽的蓝调中,那些城市建筑——他们或是全身斑纹顶着火锅般的脑袋,或是长着一副机器人的方脸——不但不给我丝毫的安慰,还仿佛一副城市版的牛头马面!在走向未知的结局前,这城市的最后一眼竟是如此不堪,我的悲哀因而加倍。

从此肠炎,对我就意味着一段不良的城市意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