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生活

病态

艺术能产生陌生化效果,病也一样。

病能够使人摆脱日复一日的劳作,与深陷其中而不觉的生活环境拉开距离。

于是你能感觉到拂过面庞的一绺微风,能品味亲手削一只苹果的芳香,能看到白天如何转变成黑夜。

院子里的保安,街上的行人,盥洗间的瓶瓶罐罐,都因为你的注视而产生了意义,不再是漫无目的。

你也有机会观照身心,听听身体的声音和节奏,内视自己的脉息,给大脑一段空白,让心自由行动。

淫雨霏霏,连绵不绝,被空调办公室所断绝的人与天气之间的关系又被建立起来。我体会到百年孤独,也想起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

喜欢跟我逆反的儿子看我对着一碗白饭发呆,几次严肃认真地提出要带我去医院。他的行为也被我的病陌生化了。

偶尔做一个病弱者,享受无所事事,享受嘘寒问暖,也是种不错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