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生活

随机假日

对一个整天忙得不可开交的人来说,黄金周总是显得突如其来,还没做出门的计划(尽管我有一张年内到亚洲任何城市的西北航空来回机票),我的假日之旅就被搁浅在家中。

其实这也是不错的安排,避开汹涌人潮,守株待兔,休养生息,以不变应万变。

比如说孟京辉来了,电话一打,我们就能约2日一起午饭。本来想邀请当时专门奉命跑北京察看孟京辉双年展开幕式彩排的一班宣传文化界人士一起聚聚,没想到都跑外头度假了。除了规划局领导,就我和另外两名深圳市民代表。其中一位是深圳儿童代表,我儿子。孟京辉问他《迷宫》看得怎么样,那小子居然说不好。搞得我很没面子,还得解释他虽然九岁多叛逆期却比较提前。回来我逼问的紧,他说感情戏多了点。平心而论,儿童剧能由孟京辉来掌勺,各种多媒体、音乐、舞蹈、语言效果都活色生香而没幼稚味乡土气,已实属难得。小子能来看戏,是与我用电脑游戏时间做的交易,入场前还要打退堂鼓,在剧场里却也笑得屁颠屁颠的。

尽管我没有度假计划,儿子却提前做了自个的度假计划:邀请几个要好同学到东部滨海的云海山庄度假。人数、时间都定了才跟我们讲,害得大人们赶紧帮他定房、准备。3号去,当天下雨,基本都躲在房间里打电子游戏。4号天晴,爬爬小山,下海游泳,然后返回。5个男孩2个女孩,吃喝玩乐,没心没肺。家长们成了服务员,鞍前马后伺候着,偶尔有机会,交流一下教育心得。

4号有研究生同学到深圳半天就走,没见上面。然后是听说马清运在深圳,要和局长校友坐坐。我这个没度假计划的校友,也就被约到一块儿,5号中午海景酒店见面。老马给我们带来新信息:在蓝田老家引进波尔多葡萄开始酿起酒来了,牌子叫做jade valley;准备到洛杉矶当城建学院院长;对深圳建筑以及下一届双年展感兴趣。我们谈到一些可能的合作:利用洛杉矶的教育资源到深圳办个设计学校?组织深圳湾滨海休闲带小品设施的名建筑师参与?推进香港参与合办双年展?老马太太、当年被我们这些低年级男孩仰视的才女李守宁和两个喜欢画卡通的孩子也来了。

从海景出来,到华侨城OCT当代艺术中心看荷兰Droog设计展,其朴实、异想天开、柔性、多用途合一、换用材料……种种思路,象脑筋急转弯答案,令人茅塞顿开,眼界亦为之一开。

双年展的其它展场都在分割、改造、装修,偶尔看到墙上季铁男的壁画、柱子上美食城的招贴壁纸、铁楼梯上包裹的双年展招贴,想起几个月前的频频光顾、呕心沥血,如今物非而人是,恍如隔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