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上班下班

期待市民中心的第一个婚典

前天同事儿子结婚,在中心区北海渔村大宴宾客。第一次参加这么大型的婚宴,挺新鲜。 仪式都包给酒楼来策划主持,问问男婚女嫁是否愿意,吊颗果子逗逗新人,开香滨切蛋糕……这是否是当下婚典的例牌? 除了上第一道菜(几十盘烧乳猪在“百年和好”的牌子及进行曲引领下进场)的仪式感较强外,其余其实很平淡。

大家都在给同桌唯一的王老五小张加油。我说:轮到你办喜事时,应该到市民中心多功能厅去办。当年的市民中心实际是按西方的市政厅来策划的,市民可到里面的民政部门登记结婚,甚至可以租地方举办婚礼宴请宾客。从02年投入使用至今,却把这一体现市民中心本意的服务给忽略了。到时小张的申请如果有问题,规划局可以考虑给市民中心去个函,说明这一建筑当初的功能设置。 多好的理念和亲民牌,人无我有,可以证明深圳的开放和创新,却愣是给忘了。

当年市民中心的两座炮楼和屋顶网架搁在深南路边,很长时间没有进展。搞得上下都没有信心,各种说法都有。有人说是天网恢恢,一网打尽腐败分子。有人说塔楼一黄一红,代表书记新黄市长名鸿。有人说大鹏翅膀太重飞不起来。有人说包起来的大屋顶成了超级保护伞。有人说象空港,象车站,象超市……

尽管从严格的建筑专业角度看,这一超尺度的象形建筑确实乏善可陈,但其策划定位所暗含的政治理念的先进性,却多少被仅仅停留在外形上的议论纷纷所淹没。在深圳一再高喊自主创新而例证寥寥的情况下,实在不能忽略以下的一些事实:

这是中国城市罕有的没有围墙和大院的政府办公建筑;罕有的政府办公没有居中和高大台阶的建筑;罕有的以公共服务及文化功能(市民服务大厅、博物馆、档案馆、工业展览馆、会堂、多功能厅)为主并与政府办公楼共享同一屋顶的建筑;罕有的信访人员可以在大屋顶下避雨防晒的政府建筑;罕有的以“市民中心”命名的政府办公建筑…… 市民中心若能安原设想提供结婚登记和礼仪服务,还可以使其成为罕有的可以见证寻常百姓人生仪式的政府建筑。 期待中,市民中心的第一个婚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