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M s n搬家

美国行之十:回家

早上6点起床,实际展开的是长达24小时的回家之旅。8小时到东京转机,日本人不信任别人的安检,转机也要再搜查一遍才让进他们的候机厅。中午到的机场,打牌的打牌,逛店的逛店,弄电脑的弄电脑,要耗掉这5个多小时。忽然机场工作人员过来和我们商量,广州航班超员卖票,希望我们能飞香港或明天飞广州,其间住吃美国西北航空负责,并送一年内西北航空航线所达任一亚洲城市往返机票一张。有这等好事?很多人高兴坏了,尤其有一人本来还发愁从广州如何回上海,结果也被同意直接改飞上海且优惠条件不变。改换的机票晚上6点,10点多到香港,还是商务舱,可让我们体验了一把商务舱的舒适周到。旅行社省了广州的住宿费用,也就愿意到香港机场接我们连夜回深圳,我赶忙通知家里留着门给我。

半夜里过的海关,香港出境这边还堵车。原来只开一条道,差人还特认真,车里的人逐一辨认。我虽然累得晕晕乎乎,但还是纳闷,从美国出境,人家也就是在办登机手续时将入境的底联撕掉就行。美加这样的富强国家都不盖出境章,我们从香港借路回家而已,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要这么严格盘查。

两周的旅行,花24小时回到家,已是午夜12点半。一进门,习惯性的瘫在客厅里,翻翻报纸,看到25日洛杉矶50万人反新移民法案大游行的消息,正是当时当地所见,恍若时空倒置。洗完澡,再看报纸,有南都记者关于深南大道路段行人状况的调查,也勾起我在洛杉矶中心立交道路行走的体会来。夜凉如水,悄悄摸上床,掩上薄被,感觉自己是一只冰冷的带鱼,不禁想起一个游击队员滑雪回家的段子来。